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65章 套路深深深几许
2019-05-15 / 来源:本站

  闵姜西跟荣昊聊了一会儿,绞尽脑汁,终于想到了一句精辟的话,这句话足以概括荣昊的物理水平——一个连目录都认不全的‘深深学子’。

  她要从第一章讲起,他还不乐意,“之前换了三个家教,开头都讲烂了。 ”  闵姜西是个好说话的人,当场道:“好,那你看下这道题。 ”  她随手出了道题给他,荣昊低头看了几秒,仿佛闵姜西是用摩斯密码写的,最终,他烦躁又没面子的说:“不会。 ”  闵姜西翻了几页书,指着某处道:“你们课后练习题第一道。 ”  荣昊说:“我不是做题的类型。 ”  闵姜西说:“你要能直接心算出答案也行,就是考试大题不能省略过程,不然不给分。

”  她摆明了挑衅他,荣昊一脸不高兴,直盯着她看。

  闵姜西道:“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你是还没体会到知识的乐趣。 ”  荣昊冷哼:“得了吧,谁爱在知识的海洋里淹死谁死去,这种话骗骗三岁小孩,或者骗骗秦嘉定也许还管用。 ”  闵姜西说:“你现在不吃学习的苦,以后势必要吃生活的苦。 ”  荣昊说:“学习是主动吃苦,不学就不苦,生活就不一样了,躺在那里,苦都能来。 ”  闵姜西眼底放光,模糊了赞赏和吃惊,“年纪轻轻,很有生活阅历的样子。

”  荣昊不以为意,差点儿想拿起吉他弹奏一首《消愁》。

  闵姜西道:“其实你说的很对,平心而论我无法反驳,要不是被逼无奈,真没几个人爱学习,我好不容易熬过了学习的苦,现在还不是要吃生活的苦。

”  荣昊问:“生活怎么你了?”  闵姜西说:“我是秦佔介绍给你哥哥的,你哥哥肯定又跟你妈妈打了包票,说我怎么怎么厉害,教得好秦嘉定,也一定教得好你,但你这年纪确实不好糊弄了,打不得骂不得也套路不得,说实话我正在想请辞感言。 ”  她低头看着九成新的课本,无奈叹气。   荣昊迟疑片刻,“你都不试一下就放弃了?”  闵姜西感慨道:“人不能那么自私,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就要求别人迁就配合,我能理解你,不想学习是真的不想学,打开书都恶心,一看题就想睡觉,谁在我耳边多念叨几句,天灵盖儿都要炸了……”  门外躲着的保姆听到后,马上跑回主卧跟欧阳卿传话。   荣昊靠着椅子道:“当学生太烦了,我恨不能一睁眼就是二十五岁。

”  闵姜西说:“大人有大人的苦,悲观一点的想法,人这辈子注定是要吃苦的,乐观一点的想法,总有人比你我更苦。 ”  荣昊看向闵姜西,“你现在的苦都来源于工作吗?”  闵姜西认真的想了想,“算是吧。 ”  荣昊道:“如果你被客户辞了,公司会扣你钱吗?”  闵姜西说:“我们公司集齐几次,直接开除。 ”  他沉默片刻,忽然身板一挺,双臂放在桌上,翻着书道:“来吧,反正换谁都一样,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  闵姜西心底一喜,小胖果然跟小魔王一样,都是外冷心热的主,她换个方式套路,一样能中。   主卧欧阳卿听了保姆的话,绷着脸,眼露不悦,她请人回来是辅导荣昊进步的,闵姜西倒好,反给荣昊灌输负面思想。

  越想越觉得不妥,她起身往荣昊房间走,荣昊那屋没关门,她还没到门口,就听到儿子熟悉的声音,说着她特别陌生的话,停下脚步,欧阳卿难以置信,荣昊是在跟闵姜西探讨功课吗?那些她听着陌生的词语,是物理专用名词吗?  站在原地静静地听了半晌,欧阳卿无法形容这一刻内心的感受,仿佛亲眼看到铁树开了花。

  闵姜西自己就不是死学习的人,加之看惯了身边死学习的痛苦,更加不会用枯燥乏味的方式让学生心生反感。

  荣昊高一上了大半年,物理却还稚嫩的像个菜鸟,闵姜西对他的教育方式就是夸赞,但凡他说对什么,她都会给予‘牛逼’的目光,搞得荣昊觉得自己可能是个天才,劲头一下子就提起来了。   一个半小时过得很快,欧阳卿一直在客厅里听着,闵姜西是真的在上课,荣昊也是真的在学习。

  激动的情绪溢于言表,她多次看时间,终是忍不住去荣昊门前敲门。

  荣昊右手转笔,蹙眉看题,闵姜西抬眼望去,欧阳卿笑着走进来,“还在学?”  闵姜西点头,荣昊眼皮都没抬。   欧阳卿看了眼桌上摊放的纸,全都是各种字母和公式,她眼底笑意更浓,问:”需不需要什么?”  闵姜西还没等出声,荣昊蹙眉道:“你能不打扰我们上课吗?”  欧阳卿拍了下他的肩膀,宠溺道:“一节课的时间已经到了,坐了这么久,起来活动活动吃点东西,不然大脑都不转了。

”  荣昊耸了下左肩,头不抬眼不睁的说:“你影响我思路了,赶紧出去,我今天上两节!”  欧阳卿听过荣昊说再打两盘,再玩两小时,再吃两碗,从没听说过他自己要求上两节,以往一节课都是耗过来的。   喜出望外,欧阳卿一边应着一边往外走。 第二节课途中,荣一京打来电话,欧阳卿去主卧接。

  他问:“课上完了吗?”  欧阳卿压着满意道:“在上第二节。 ”  荣一京也是意外,“你跟他商量好了?”  欧阳卿说:“是他自己主动要求的。

”  荣一京笑道:“呦,稀奇啊,我家小二出息了。

”  欧阳卿在电话这头偷着高兴,荣一京道:“我就说这个家教很不错吧,阿佔找的人,错不了。 ”  欧阳卿不褒不贬,“现在说这些都还为时过早,等着看成绩吧。 ”  荣一京说:“第二节什么时候结束,我回来接小二。 ”  “你又要带他去哪?”  “我的亲妈欸,我能把他带出去卖了不成?他表现这么好,我请他出去吃饭。 ”  荣昊一连坐了两个半小时,第二节上一半的时候已达极致,闵姜西看出他注意力没办法集中,叫他站起来,边走边背公式。

  荣昊从来没试过努力读书的滋味儿,做题像升级打怪,不背公式等同于不会大招,他默默叨叨的背着,身后有闵姜西吹捧。

  两节大课上完,荣一京也到了,三人一起出门进电梯,他出声说:“闵老师,晚上一起吃饭吧。

”  闵姜西马上婉拒,荣一京微笑,“阿佔也来,还有嘉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