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主角是叶辛,徐娇的小说
2019-05-14 / 来源:本站

另类医仙主角是叶辛徐娇的小说完结版,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由网络大神忘言著作的一本剧情极佳的经典作品。 “哈哈,你的病我虽然还没有完全治好,但却给你稳定住了病情。

所以,我收点诊费还是应该的吧?”叶辛哈哈笑着,他现在已经完全肯定楚悠是个小富婆了,自然就想从她身上捞点金。 ...楚悠的话犹如五雷轰顶一般,让叶辛猛然大惊,居然说要用身体来报答自己,这让他不敢相信。 如此娇滴滴的一个绝色佳人,恐怕任何男人看到都会为之心动,就算他自认为定力不错,可今天也依旧乱神了。

又上下打量了楚悠一番,这的确是个天然的尤物,也勾起了他心中万千波澜,嘴里也嘿嘿笑着,“悠悠,你说的可是真的?”“当然。

”楚悠点了点头,并没有介意叶辛这么称呼。

“哈哈,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叶辛哈哈一笑,又朝楚悠走了过去,他心中是不相信楚悠真会这么做的。

虽然与楚悠才认识不到两小时,但叶辛肯定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子,不然之前也不会那么惧怕自己了。 不过,楚悠的情绪反差实在太大了,让他很好奇。 尤其是楚悠之前还寻短见,这其中肯定有什么故事的,叶辛也想弄个明白。 “等等!”看着叶辛色眯眯靠拢过来,楚悠的身体又明显颤抖了一下,伸出白若雪花的小手阻拦了叶辛。

“反悔了?”叶辛也没有再次逼近,他虽然很想享受一下鱼水之欢。

但也绝对不会去强求,更不会违背自己做人的原则,所以,他到现在还是个童子之身。 但是,叶辛并不认为自己是君子,因为在千山的时候,他还时不时的吃点自己小师妹的豆腐。 偶尔下山到镇上去,也还坏坏的吃过不少女孩的豆腐,可也就是小打小闹,从未尝过禁果,就连真正接吻,今天也才算是第一次。 而他这邪而不坏之心,也还是跟他师傅的培养有关,在他的心中也早就扎根着一个不坏的做人原则。 “不,我并没有反悔,但我的话也没有说完。

”楚悠依旧平静的说着,“我可以把自己的身体给你,甚至还可以给你一笔非常可观的财富,但是,你需要为我做一件事情。

”听着这话,叶辛露出了一丝苦笑,但却没有吃惊,开口说道:“就知道你没有这么大方,说吧,你想我帮你做什么事情?”“杀人!”“啥?杀人?这是犯法的事情,我可不干。

”这下叶辛震惊了,连忙摆手否决。 “怎么?不敢了?”楚晴的话语带着几分挑衅,“你胆子不是很大吗?还想着要我的身体,并把我弄到了这个鬼地方来,难道这就不是违法犯罪吗?”“哈哈,激将法对我没用的,要知道我可是一名神医,我的职责是救死扶伤,怎么可能去做杀人越货的勾当?还有,我再重申一遍,把你带到这宾馆来,是为了给你治病,不是图谋不轨。

所以,你想让我这样善良的人去给你当杀人工具,那门都没有。

”叶辛哈哈笑着,有几分得意。 “切,还神医,你还真是说谎不脸红。

”楚悠哼了一声,对叶辛这话完全不信,又摇头道:“算了,你既然没有这胆量,那我也不勉强,你赶紧走吧,以后最好别再让我看见,否则,我说不定一个心情不好就会要了你的命。

”“呵呵,让我走?还威胁我?大美女,你没搞错吧?就算威胁也该我威胁你才对,是不是啊?”叶辛邪邪一笑,还伸出两个手指挑逗性的抬住了楚悠的下颚。

楚悠的身体顿时又颤抖了起来,惊恐的看着叶辛说道:“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可别胡来,如果你真想要我的身体,那就必须帮我杀一个人。

这样我不但可以把自己完完全全给你,还可以给你很大一笔钱的。

但是,你要是想强行霸占我,那我宁死也不会从你的。 而且,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身后的背景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所以,你最好收起你的歪心思。

当然,你若是愿意帮我去杀一个人,那又不同了,我甚至可以先支付你一笔酬金。

”看着楚悠坚决中带着担忧,叶辛有些无奈,也松开了手,但肯定她有一段曲折的故事,于是说道:“你别威胁我,我这人是最恨别人威胁的。

虽然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人,今天也救了你,但你执意威胁我,那我可就保不准真会狼性大发,到时候真把你怎么了,你这辈子可别记恨我。 ”听着这话,楚悠的脑海中打了一个转,难道他带我到这里,真的是给我治病?不是我想的那样?不对,这不可能,就算他是医生,那我昏迷不醒,首选肯定是去医院,但他却把我带到了这个宾馆,不是歹徒还能是啥?想着这些,之前掩藏起来的担忧又出现了,虽然刚才想做一个冒险的决定,可依旧怕叶辛真的狼性大发强要了自己,那将比杀了自己还难受。 虽然,自己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最多还能在这世上痛苦的存活一月,可就算这样,她也依旧不愿失身,宁死不愿。 虽说刚才想用自己的身体做条件,让叶辛按照自己的安排去杀一个人,可那不过是极端的想法而已。

而且,就算叶辛答应了,她也不会把身体给叶辛的,哪怕叶辛真能按照她的想法杀掉那个可恶之人,那也顶多是给叶辛一大笔钱而已,至于身体,那还是洁净的带进墓穴比较合适。 盯着若有所思的楚悠看了一会,叶辛才再次出声说道:“喂,悠悠,怎么又不说话了?该不会是被吓到了吧?其实,你不用怕的,我真不是坏人。 算了,我再怎么解释你也不会相信的,这样吧,你把我为你治病所需的诊费给我,我立马就走,如何?”“什么?我还真没见过你这样的无赖,图谋不轨不成,还想问我要诊费?好像你真把我的病治好了一般,真是可笑。 ”楚悠十分不悦的说着,她知道叶辛若是真想图谋自己,那自己是没有反抗之力的。

所以,自己不能示弱,否则,这种不好的征兆就更有可能发生。

“哈哈,你的病我虽然还没有完全治好,但却给你稳定住了病情。 所以,我收点诊费还是应该的吧?”叶辛哈哈笑着,他现在已经完全肯定楚悠是个小富婆了,自然就想从她身上捞点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