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主角是吴名彩茗的小说
2019-05-14 / 来源:本站

主角是吴名彩茗的小说,我养了一只小鬼人物描述的形象生动,故事题材新颖,是一本文笔极佳的作品。 我倒吸一口凉气,不得不说冰山脸已经抓住我的软肋。

...更新帖子的这几天以来,不少人找我帮忙抓鬼看事儿。 你要知道,抓鬼驱邪赚的钱,可比我每天敲键盘搬砖多得多。

我正琢磨着,要不要接单子了,可就这个节骨眼上,一个突然到来的消息,让我顿时感到后背发凉……那天,我正在帖子后面一一回复,这时候我的编辑9啊9给我来了个电话,他只问了一句:"你最近是不是抓鬼去了?或者跟它们有接触?"我一愣,随口说:“没抓,好几年没碰了。

要说接触……嗯,更这个帖子算不算?”他沉默了几秒钟,忽然说:“你抽空来我这一趟……最好丙辰之后,癸亥之前。 ”他说的丙辰和癸亥,是干支计时的说法,现在一般只有懂阴阳八卦的看事人才用这个。

我突然有点没来由的紧张,心里毛毛的,说不上来的感觉。 我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编辑就把电话挂了,过了几秒钟,编辑发来短信,“广州市秀越区太和岗……”我就纳闷了,这是什么意思,编辑平时人也不错,关心是对的……不过我这边事情都解决了,他着急叫我过去又是为了什么?我犹豫看着电脑,在评论区上看到许多让我兴奋的留言。

“故事很真实。

”“赶紧更新!”“急急急!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求作者解释。 ”我无奈苦笑,最后还是没能狠下心删除。

“嗡嗡…”我的手机忽然震动,有人发了一条微信,我打开来看,是我的好朋友兼好兄弟陈旭发过来的。

是一张图片,因为该死的信号问题,图片还没有读取出来,他又发了一条信息。 “我在金鱼巷,快过来。

”我喃喃,什么事情那么急。 当图片读出来的时候,我深吸一口气,怒火冲冠,直接爆粗,“叼你公龟!”我急匆匆出门,冰山脸本来在看电视,见我出门也尾随过来。

我心情极度不好,当他过来的时候我黑着脸怒道:“别跟着我!我不会答应你的。

”冰山脸不理会,就像影子一样跟着我,他的脚步很轻,跟鬼一样。 十几分钟,我到了金鱼巷,给陈旭打电话,他在“大维”饮料店蹲点。 “在哪里?”我问他。

陈旭指了指对面了一家手机店,那是OPPO专卖店。 我视力不错,远远就能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想了几秒,我掏出手机,在通讯录中找到“老婆”。

“喂……晶晶你在哪里。 ”我看着对面手机店的女子走出店门,而我就在对面大维饮料的玻璃门背后,当我看清她的脸的时候,已经不记得她说什么了,因为我脑子已经空白。

“好,拜拜。

”我慢慢放下电话,抓起烟灰缸狠狠的往地上一摔!“砰!”烟灰缸四分五裂,遍地都是,就像我碎了的心……服务员沉着脸看着我,我这才想起自己失礼,很不好意思,估计要被骂。 那服务员忽然苦笑道:“十块钱,谢谢。

”……“这种女人!真贱。 ”我手机音量挺大的,国产山寨,冰山脸和陈旭都听到了。 她……撒谎。

而我竟然还想说服自己不是真的,只是长得像,可是对面的女人用左手打电话的习惯,让我更加确定就是她,天下没有那么多巧合。 店内的男子出来搂住她的肩膀,两人有说有笑的再次进入里边。 “这个男的就是……”陈旭给我说这个男子的来历,竟然还是一同吃过几次饭熟人。 兔子不吃窝边草,这混蛋不但挖墙脚,还吃老子的!不过是谁勾引谁,我不得而知,或许这个男的还蒙在鼓里。 我快步走着,突然余光有一道黑光闪过。

“嗤嚓”急促的刹车。 “傻逼嘛!恁子走路的?”车内中年男子咆哮道,而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陈旭把我拉回人行道,冰山脸走进那中年男人的旁边,眼神毫无情感地看着他。

“你……看什么卵。

”冰山脸看了他几秒后,给了一张皱巴巴的明信片给他。 “小吴通讯?什么鬼东西。 ”男子厌恶的看了看明信片。

冰山脸俯身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我与陈旭离得太远没有听清楚。

不过我记得那中年男子眉毛紧紧锁在一起,然后黑脸下来,将冰山脸推开。

“神经病,不知道你讲什么。

”中年男子眼神闪烁,神色很不自然匆匆加速离开。 我看着黑色轿车驶去,冷冷吐出一句:“有钱很了不起!”事实上有钱确实了不起,我给不了李晶晶想要的物质,或许就不要拖着。 可是这个女人竟然脚踏两船,这是我不能忍的,我看着电话发呆,多么希望晶晶忽然打电话给我认错,愚蠢的我一直等到了夜晚零点。 我重重叹息,准备转身睡下,忽然间一张冰冷的脸出现在我面前,我吓了一跳。

“靠!你不睡吓我干什么!”这冰山脸始终就是那一副淡漠的表情,我不知道有什么事物可以让他动容。

“嗡嗡……”我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此刻,我心中一动!一定是晶晶打电话给我。

然而让我失望的是……这是个陌生的号码,我没有接。 “接。 ”冰山脸淡淡说了一个字。

我想了想,今天这个蠢女人买了新手机,是不是这个就是她的新号码。 我有些激动,没想到这个冰山脸倒是挺机灵的。

我接通电话,钻入我耳朵一声凄厉的嚎叫!“救我……救我!有鬼啊。 ”我吓得手机一甩!这TMD大晚上搞这一出,差点没把我肝胆吓破。 电话那头叫喊依旧,冰山脸拿起电话,淡淡道:“开灯,别睡。 ”然后他就挂了。 我重重喘息,吓得有些魂不守舍。

“这……这是怎么回事。

”冰山脸说道:“我把你的名片给他。

”“名片?什么名片,我哪里来的名片。

”我被冰山脸说的心中发毛,自从上次的事情,已经杯弓蛇影,稍有一点风吹草动我的心脏就一抽一抽。 后来这个家伙拉我到一边,竟然问我要不要改行跟他做。 靠,老子又不是傻了,跟你做?天天跟鬼神打交道,我好歹也是企业员工一个月拿三四千,凭什么跟你做“神棍”,我当时就回绝了。 “这个。 ”冰山脸丢了一张名片给我,我接过来一看,果然是我的名片。

这张名片是我以前在一家手机卖场做临时促销时候弄的,就是想借用职位便利,可以低价出售手机,许久不用了,没想到冰山脸竟然把我的名片给了那个中年男子。

“喂!你没有经过我同意就把名片给人家,是不是太过分了!”我本来心情就不好,直接对冰山脸怒吼到。

冰山脸没有说话,过了一分钟,我脑子都是那中年男子凄厉的叫声。

我小声问他:“那个……那个男人怎么了。

”“见鬼。

”“见鬼……那他会怎么样。

”“会死。 ”我倒吸一口凉气,不得不说冰山脸已经抓住我的软肋。

电话再次响起,我看了一眼,是刚才的电话,想到有个人在我面前死去,心中极度复杂。

“他会给钱。 ”给钱!我心里不禁窃喜,听说做这一行的收入不错……心地善良,金钱诱惑,生性好奇……我终于还是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一点声音也没有。

“喂?”我问了一声。

如此过去十多秒。 电话那头忽然发出了一串怪异的笑声,“桀桀……”笑得我全身就像有电流窜过!每一个毛孔都在这一刻猛的收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