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62章 十恶神煞(上)
2019-05-15 / 来源:本站

  黄纸上的字潦潦草草,黑暗中有些模糊,我摸了摸依依的头,轻声问道:“依依,你名字中的依,是一二三四的一吗?”  “不是,是依然的依。 ”  “那能让我看看你书包里面都装了些什么吗?”  见我态度坚决,依依不是太情愿的拉开书包拉链。

  除了课本和那张合影外,还有十几张明信片,落款都是同一个名字——铁怡香。   我看了所有明信片,寄信地址是市公安分局,最近一张的寄出时间是在一天前。   “依依,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爸爸?”  “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和妈妈离婚,他去了广东,只是偶尔会给我和妈妈寄信、汇钱。 ”  “那妈妈离开之前有没有说些什么?”我双眼眯起,这个问题才是我真正想要问的,女孩深夜外出找妈妈,说明妈妈肯定离开了她,而我接受的是来自阴间秀场的委托,那真相无疑是残酷的。

现在我只想搞清楚,隐藏在暗处的人为什么会对一个无辜善良的孩子动手。   红衣女针对张蓉是因为张蓉破坏了她的家庭,间接将她害死,因果报应。   可从短暂的相处来看,依依本性单纯,和作奸犯科根本沾不上边。

  “妈妈是两个星期前出差的,她身体一直不好,那天刚出院就被公司的人接走了。

”  “公司的人接走了?”  “恩。 ”  女孩的逻辑存在很多漏洞,我尽量放缓自己提问的节奏:“你妈妈走了那么长时间,难道你一个人就不害怕吗?”  “有小姨陪我,而且每天晚上我都会跟妈妈通电话的。

”  “你确定?”  “确定,就是妈妈。 ”  真是个倔强的女孩,我久久无言,最后蹲在她的面前。

  “依依,你今天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  “什么事?”  恐怖的停尸间里时间好像凝固,我双手抓住她的肩膀:“如果今晚见到了你的妈妈,千万别跟她走,等到天亮,一定要等到天亮!”  “为什么?”女孩不解的看着我,她的眼神清澈如水,明亮的好像高原上的湖泊。

  “不想你的妈妈永生永世痛苦自责,就照我说的做。 ”挤出一丝牵强的笑容,我重新站起,面色冰冷看着中间那张铁桌:“出来吧,不要再装神弄鬼,我已经看到你了!”  铁桌推动,一个小女孩从桌子下面钻出,她手里还拿着白布。   “你居然在这里。

”依依被吓得不轻,我其实早就发现了桌下有人,只是没有点透。

  “为什么要帮我?”失踪的小女孩一路将我引到这里,就是想让我看到司机的尸体,这关键性的证据一出现,我脑袋里所有零碎的线索终于能串联在一起。

  女孩面无表情,好像没有听到我说话,将白布重新盖上,朝门外走去。

  我看的很清楚,她是用双腿在走。   “依依,这个女孩你认识吗?”  “不认识,从来没见过。

”  不是依依的朋友,我记忆中也没有她的印象,只是看她矮小的身影觉得有几分熟悉。   “体型和樱子很像,但长的却完全不一样。 ”快步跟上,我和依依紧随她离开了这个房间。

  我们三个都没有按照刘半仙所说的面对铁桌倒着出屋,因此我们三个都没有看到,那中间铁桌上的尸体在我们转身后,慢慢坐了起来。   “十恶不赦,缺一不可……”  走出房间,小女孩片刻没有停留,领着我们来到一间房屋的后门,她打开窗户,熟练的跳入其中。   “这屋子是干什么用的?”不明所以跟着女孩跳入屋内,简单的木质办公桌上摆着两台电脑。

  小女孩好像路标般静静的站在电脑旁边,一手指向电脑屏幕。

  “要我打开它吗?”插上电源,开机。   老式电脑启动很慢,足足一分钟的时间还卡在开机画面上。   幽蓝的光在屋内映照,几个人的脸都显得很可怕。

  “叔叔,外面好像有人过来了。 ”依依站在门口,刚准备向外探头被我拉了回来。

  “你去找东西把电脑显示器遮住,别让光露出来。

”支开依依,我站在门后,把手机从窗户缝中伸出,走廊上的画面出现在超级惊悚直播间当中。

  “左边没人,右边……”  刚转到右边,我心中大惊,差点没拿稳手机。

  直播画面中一个四肢抓地的女人正在右边的走廊中爬行,她披头散发,好像一头饿疯的野兽。

  朝依依和小女孩摆手,让她们两个赶紧藏起来,我收起手机随手拿了一块布盖住电脑屏幕,蹲在门后屏气凝神。

  “张蓉怎么跑进来了?王春富呢?”我刚才没有细看,现在回想起来,张蓉身上似乎有不少血污。   “这个疯婆子。

”一门之隔,外面的走廊上脚步声渐渐接近,她似乎每扇门前都要停下一段时间。   “快到了。

”我拿起手机,将亮度调到最低,卡着墙和门板的死角,将摄像头对准窗户。   没过一会儿,一张歇斯底里的脸从窗沿下方升起,贴着窗户朝里观看。   夜风一吹,窗户向内微微移动,我暗叫不妙,死死捏着一把汗。

  刚才只注意遮盖电脑屏幕,却忘了关上窗户,如果张蓉的脸再往里伸半掌距离,就能看到躲在门后的我。

  每一秒都度日如年,当脚步声再次响起,丑陋的脸从手机画面消失,我才松了口气。

  “走了?”站起身,悄悄把手机伸出窗户,走廊两边只有黑暗。   “不用藏了,暂时安全。 ”快步走到电脑旁边,浏览着桌面上的一个个文件:“这个女孩到底想让我看些什么?咦?”  眼睛很自然的锁定了一个文件——25日火葬任务表。

  “昨天不就是25日吗?”打开文件,表格制作的简单明了,第一排是名字,第二排是年龄,后面还有火化时间、存放时间、特别批注等等。   “叔叔,这表格是什么意思?上面几个人名不都是咱们刚才一起坐车的人吗?”  “王建业、王建邦、王春富、张蓉、周伟、屈飞……”我嘴里念着一个个名字,心中既有破解真相的快感,也有如潮水般涌来的恐惧感。

  “24日凌晨密云公馆发生重大事故,吊车操作工王春富酒后上岗操作不当,导致三人死亡,多人受伤。

死者家属因赔偿问题迟迟无法解决,尸体暂留三号桥火葬场,等待进一步处理批示。

”  “24日上午花园小区九号楼有一女子服用安眠药自杀,其生前患有严重精神疾病,怀疑和其多次打掉孩子,致使不能生育有关。

其父母与其断绝关系,尸体暂留三号桥火葬场,等待进一步处理批示。 ”  “25日下午五时花园路发生车祸,死者周伟尸体送至三号桥火葬场暂存。 ”  “24日夜癌症斗士屈飞病逝,尸体暂存三号桥火葬场。

”  ……  看到最后一条时,我的背后已经湿透。   “现在还没有办法确定身份的只有三个人:依依、小女孩、袁峰。

”  继续查看,我在文档中寻找以前的记录,窗外走廊上再次响起脚步声,似乎是一个男人在奔跑。

  “叔叔,我们快躲起来吧!”  “你们先藏起来,别管我。 ”双眼盯着屏幕,我双手冒汗,拼命拉动鼠标:“两个星期以前,两个星期以前……有了,铁……”  “啪!”没有关严的窗户被推开,一个狼狈的身影跳入屋内,他背靠房门,熟练的锁上窗户。   “袁峰?”那人显然没想到屋里会有人,吓了一跳,等看清楚是我后才急急忙忙的说道:“快把电脑关了,张蓉那疯婆子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