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68章 阳盛阴衰,克她
2019-05-15 / 来源:本站

  从秦佔跟荣一京的对话中不难得知,他们正在跟楚晋行竞争同一个项目。

  荣一京说:“你们家涉足教育行业多少年了,铭誉国际条亮牌顺,别说国内,国外都认,楚晋行是创办了先行,但机构跟学校毕竟不能相提并论,他在这方面经验和资历就不如你。

”  秦佔道:“所以他不选深城,选了夜城。

”  荣一京说:“楚晋行又不是夜城人,在夜城读了几年大学,之后就来深城发展,可以说他现在的根就在深城,舍弃这边的市场是无奈之举,这边已经有秦家先入为主,他不好插|进来,但舍近求远未必就是明智之举,我不看好他。

”  秦佔说:“除了家族与生俱来的优势和资源,一个人在什么时候最能聚集人脉?”  荣一京想了想,道:“大学?”  秦佔道:“没有人可以单打独斗,楚晋行从寒门学子到深城新贵,身边多得是能人谋士。 你说得对,深城是他现在的根,但他在夜城攒下的东西,我们没有。

”  荣一京思忖片刻,“夜城那边跟深城的确不一样,天子脚下,钱没权有地位,上面的人又惯爱打官腔,有事求人,先得豁出脸去捧,这事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你我都是弱项。

”  秦佔没接话,放着一桌子的菜不动,默默地拿着勺子吃蛋糕。

荣一京正经不过三分钟,突然问:“好吃吗?”  秦佔不搭理他,他抬眼看向对面的闵姜西,“闵老师。

”  “嗯?”闵姜西抬起头,兔子似的听了半天,难免心有些虚。   荣一京眼底带笑,出声道:“刚忘了问,你怎么没给自己买一个,不爱吃甜食吗?”  闵姜西一听不是有关楚晋行的话题,悄悄放下心来,开口回道:“我还好,马上要吃饭了,吃太多甜点怕浪费菜。

”  其实有一百种漂亮的回答,闵姜西却偏偏选择了最实在的。   荣一京眼底笑意更浓,“是不是,大家都知道浪费不好,偏偏有人顿顿浪费,近水楼台,你得教育教育。 ”  闵姜西笑说:“不敢,我自己都是吃人的嘴软。 ”  荣一京打趣,“这顿我请,你不要怕他。 ”  闵姜西说:“也不是怕,尊重每个人的爱好,这是和平共处的基础,更何况秦先生也没点菜。 ”  荣一京撑着下巴去看秦佔,“你走了什么狗屎运,碰上闵老师这么善解人意的好人?”  秦佔眼皮都没挑一下,径自说:“这话该问问你自己,你是走了什么运,遇上我这么好的人,要不是心疼荣昊,你这辈子都别想遇见闵姜西。 ”  荣一京对荣昊道:“二,听见没,哥还是沾了你的光了。 ”  荣昊不高兴的说:“谁二啊?你要不就喊全了,要不直接喊名字。

”  荣一京一本正经,“你二哥也在呢,我喊老二,我怕他非要给我当小弟。

”  荣昊大义灭亲,“算了吧,你给二哥当小弟他都不稀罕。

”  秦佔抬起头,左手握拳,跟荣昊隔空相撞,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才是亲兄弟。

  荣一京哭笑不得,“看清楚谁才是你亲哥,你总觉得他好,什么都跟他学,他吃蛋糕你也吃蛋糕,你看看人家的身材,再看看你的……”  这笑点戳的猝不及防,闵姜西瞬间垂下头,假装伸手摸鼻子。   荣昊见状更是来气,脸都红了,对荣一京怒目相视。

  荣一京拿他开玩笑开习惯了,谆谆教诲道:“你还是年轻,江湖经验太少,哥告诉你,只有亲的才会督促你少吃一点,外人只会迷惑你青春期多吃点能长高。

”  说着,他忽然话锋一转,“不信你问问闵老师,看她怎么说。

”  闵姜西在看荣昊的热闹,努力忍笑,秦嘉定在看她的热闹,似笑非笑。

  吸了口气,闵姜西做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出声说:“吃多吃少,爱吃什么都无所谓,开心最重要。 ”  荣一京‘啧’了一声:“闵老师,这话就官方了吧?你不能看着阿佔在场就替他说话啊。 ”  秦佔咽下口中甜甜的蛋糕,出声说:“不向着我还向着你?”  荣一京说:“凭什么向着你,还不是因为你凶神恶煞不敢得罪。 ”  秦佔说:“我是好是坏她自己心里有数,没长眼睛的也坐不到这里。 ”  这话可能是现阶段为止,秦佔对她的最高嘉奖,因为通过了初级测验,所以才把她介绍给熟人,因为觉得她还上道,所以能参与他们的私下聚会。

  闵姜西心里高兴,单纯的因为得到一个公认难搞的人的认可,多少还是会有些满足感的。

这感觉就像数学卷子的最后一道大题都能做,何愁前面的做不了。   荣一京不抛弃不放弃,死活要拉闵姜西上自己的贼船,说到后面荣昊都看不下眼,无语道:“哥,要不你把我过继给二哥家里吧?”  荣一京惊了,“为什么?”  荣昊道:“给你当弟弟丢人。

”  荣一京‘扑哧’一笑,“行啊,你是全深城第一个嫌跟我认识丢人的人。

”  荣昊不讲话,秦佔说:“来我家里,以后补课都方便了。 ”  荣一京说:“你要过继是吧,给你过继到秦家,给嘉定当哥,以后你出门喊我叔。

”  秦嘉定道:“你们有问过我的意见吗?倒来倒去只有我最吃亏,他要来我们家可以,在我下面,喊我哥。

”  荣昊正在夹菜的手停下,侧头道:“你是在趁火打劫吗?”  秦嘉定说:“你喊她老师,但她私下里喊我哥的,里外里,你是不是比我小?”  荣昊看向闵姜西,狐疑道:“你喊秦嘉定哥?”  闵姜西一口菜囫囵咽下去,表情无辜,怎么刚消停一会儿,又转到她这里来了?  “课下无大小,课上讲规矩。 ”一脸浩然正气,这是闵姜西唯一能给出的解释。   荣昊迟疑片刻,转头对另一侧的秦嘉定道:“那她私下里还认我当老师,我还是你长辈。 ”  秦嘉定收起得意的表情,一眨不眨的看向闵姜西,有那么一瞬间,她仿佛觉得自己叛离组织了,他那副看叛徒的目光是怎么回事儿?  这厢幼儿园已经失火,偏偏荣一京还火上加油,“呀,这关系复杂了,快捋一捋,以后咱们互相怎么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