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月白风清贫相思,女子忖量远征丈夫 王维伊州歌全诗
2019-06-05 / 来源:本站

月白风清贫相思,女子忖量远征丈夫  王维伊州歌全诗

  月白风清贫相思,浪子从戎十载馀。

  征人去日周密嘱,归雁来时数附书。 王维描述男女忖量之情的古诗《伊州歌》  『翻译』  在月白风清之夜,我驰念你极了。 游荡的人啊,你参军十多年了。

  你出征时,我再三吩咐过你了,当鸿雁南归时,你万万要托它捎封家信回来!  『赏析』  《伊州歌》是唐朝诗人王维的七言绝句,是《全唐诗》的第128卷第86首诗。 前两句借月白风清以写离思的手法,揭露出一位女子在秋夜里苦苦忖量远征丈夫的风景。

末两句运用逆挽手法,指导读者紧随女主人公的思绪,重睹产生在十年前一幕悦耳的生活戏剧。   前两句:月白风清贫相思,浪子从戎十载馀两句,揭露出一位女子在秋夜里苦苦忖量远征丈夫的情形。

诗句令人想起古诗人笔下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 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 ……浪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的意境。 这里虽不是春朝,却是一样美好的一个秋晚,一个月白风清的良夜。 虽是良夜美景,但是十分好月,不照人圆,给独处人儿更添凄苦。

这种借月白风清以写离思的手法,古典诗词中其实很多见,王昌龄诗云:送君回去愁不尽,惋惜又度凉风天。 到柳永词则更有拓展: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意味虽然彼此附近,但惋惜的意思、良辰好景虚设等等意思,在王维诗中默示更加含蓄不露。   一日不见,如三秋兮,一别就是十来年,可见相思之苦。 但诗中女子的苦处远不止此。   后两句:征人去日周密嘱,归雁来时数附书,两句运用逆挽(即叙事文体中的倒叙)手法,指导读者随女主人公的回想,重睹产生在十年前一幕悦耳的生活戏剧。

也许是在一个长亭前,那送行女子对行将参军的丈夫说不出更多的话,千言万语化成一句丁宁:昔时夜雁南归时,手札可要多多地寄啊。 周密嘱,要求是数(多多)附书,足见女主人公盼愿等候之孔殷。 这一逆挽使读者的想象在更广远的时空驰骋,对苦相思三字的体味加倍深细了。

  末两句不纯真是个送别排场,字里行间回荡着更富饶的意在言外。

特殊把归雁来时数附书的旧话重提,年夜有文章。 那征夫去后是不是频有家信寄内,以慰寥寂呢?生怕未必。 邮递条件远不那么便当;最初几年音信自然多一些,往后就难说了。

久不写信,即便提笔,反有不知从何说起之感,爽性不写的情形也是有的。 至于意外的情形就更难说了。

可见,那女子往事重提,不是没有原因的。

苦相思三字,尽有分歧寻俗的具体内容,耐人玩索。   进一步,还可斗劲近似诗句,岑参《玉关寄长安主簿》:东去长安万里余,故人何惜一行书,张旭《春草》:情知海上三年别,不寄云间一纸书。

岑、张句一样道出亲友音书隔离的怨苦神色,但都说得直截了当。 而王维句却有一个盘旋,只提丁宁附书之事,音书阻绝的意思表达得相当盘曲,怨意自隐然不露,尤有含蓄之妙。

  《伊州歌》全诗苦相思、十载馀,吐露出女主人公因其丈夫音书隔离苦相思的怨苦神色;周密嘱、数附书,只提丁宁附书之事,音书阻绝的意思表达得相当盘曲,怨意自隐然不露,尤有含蓄之妙。 此诗艺术构想的奇妙,平易亲热,娓娓悦耳,读者只觉其平易亲热,绝不着意,表达出诗人诗艺出神入化的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