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主角叫梁容升,杨婉秋的小说
2019-05-14 / 来源:本站

神将小说故事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讲述了男女主角梁容升,杨婉秋之间的精彩故事。 当然,只是他认为很丢脸。 他所在的村子识字的就一两个。

很不幸,林老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梁容升也在不断找林老恶补这些知识。

至少自己不能做个睁眼瞎是吧。 ...不知不觉间,梁容升在这里已经住了两个月了。 平时帮着林老做家务,砍柴做饭。 闲暇时就像林老了解这个世界的情况。

也对这里有了更深的了解。 这里是历史的另一个分支。 西汉时,汉武帝刘彻因为穷兵黩武,使得百姓反抗,最终使得西汉提前亡国。 所以历史这艘巨轮驶入了他未知的支流。 这不禁让梁容升很想骂人,他丫的,要是历史没有改变多少,那自己去做神棍,骗骗皇帝也是好的吗。 听说历史上不少的神棍混的都是不错的。 可这个历史改了,他就只能望洋兴叹了。

自己注定做屌丝的命啊。 他现在身处的时代,是一个乱世,持续了几十年的乱世,无数的国家混在一起,你征我伐。 他所在的国家便是其中之一,叫做云国。 传说云国的的开过君王母亲在生下他之前曾梦到过一片祥云,第二天他就出生了。 于是他成立国家之后就将封国号为云。 寓意着国家会在祥云的庇护下不断的发展。 而云国周边有着好几个实力不逊色于云国的国家。

几个国家互相争霸,也没有谁征服了谁,不过倒是出了好些个英豪。

一日,梁容升帮林老砍完了柴,便去邻近的镇子溜达一圈。 它本身是个宅男,但也架不住一天到晚全是呆在那个没有电脑,没有手机的家里。

这不是一个宅男的基本素质。 他偷偷溜了出来,然后发现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虽然林老也给了他一点钱。

可他进了城才发现,他的那点钱,也就只能吃两碗阳春面。

估计都还差两个铜板。 于是,在见识到了城镇的物价之后。

他果断的泪奔了。 不知走了多久,他来到了湖边。 看着湖中一个又一个画舫,里边歌舞升平,山珍海味。

而自己天天穿着不知道林老穿了多久的衣服。

毕竟他的衣服估计再也买不到了,而且他传出去会被人当成奇装异服的。 所以他十分珍惜的放了起来,而林老也不知从哪里翻出了他不知穿了多久的衣服出来。 至于吃的,梁容升十分讨厌喝粥,他本以为他以后估计他以后只能过一直喝粥的倒霉日子了。

而事实证明,他想的太美好了。

自从他刚苏醒时,有幸喝了一次白米粥,其余时候全是小米,又或者,不知道叫什么的野菜。 对此,他曾不止一次发誓,如果自己能够回去。

一定再也不挑食,老是吃萝卜,白菜,苦瓜,额,苦瓜还要好好考虑下。 而现在他看到这山珍海味,瞬间心里不平衡。

为了缓解自己的不平衡,他决定躺下,眼不见心不烦。

边躺他还边感叹。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可怜啊,可怜啊。

当时听老师讲的时候,他还只是抱着听的心情来学的。

如今他深刻的了解了这首诗的意蕴,让他很后悔当时没有认真听老师讲课。

“好一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短短一句话就道出了穷人与富人之间的分赃不均,以及百姓的穷苦,公子高才啊。 ”一个一听就知道是个富家公子的声音传来。

梁容升转了个头,刹那间他似乎看到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向他走来。

美人穿着一身华丽的宫装,眉宇间透露着柔和。 给人一种看着她的笑容,一切的伤痛就能被抚慰了。 可一个恍惚,那个美人不见了。

只有一个身着华服的翩翩少年。 再定睛一看,还真的挺像个美女的。

只见他皮肤白皙,手指修长。

再加上一副俊俏的不分男女的面容的。 把他认成个美人还真没大错。 “屁的高才。 老子字都不认识一个,有个毛线的才。

”虽然很丢脸。 但不得不承认,梁容升确实一个字都不认识。 或者说只知道一两个很简单的字,这让好歹曾是个高中生的觉得很丢脸。

当然,只是他认为很丢脸。

他所在的村子识字的就一两个。 很不幸,林老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梁容升也在不断找林老恶补这些知识。

至少自己不能做个睁眼瞎是吧。 “大胆,我家公子肯跟你交谈是给你面子,你居然。

。

。

”见梁容升这副样子,那个俊俏公子旁边的丫头直接蹦了出来。

打算喝止这个嚣张的人。

可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他家公子用眼神制止了。 她只有老实的站回去,姿态恭敬,但眼中的委屈依旧十分明显。

其实梁容升对人一般都是很有礼貌的,特别是陌生人。 但是他今天却很反常的对这个至少面上很和蔼的人说了很随意的话。 也许是他对这个人感觉很熟悉。 很熟悉很熟悉。

他们这个初次见面仿佛就是,你来那!啊,我来了。 这种熟悉到不需要多说废话的熟悉程度。

再加上见识到贫富差距后,所以直接将自己的心中话说了出来。 而这个贵公子,脾气还真是可以。 被梁容升凶了之后,一点也不生气。

反而走到梁容升跟前,行了一礼,对梁容升说到:“这位兄台,虽然不知何处得罪了兄台。 但还是给兄台道歉,希望兄台不要介意我的唐突。 ”人家话都说到了这份上,梁容升也不好意思再闹别扭了。

连忙起身,说到“哪里哪里,只是我心中一时不快,却让兄台为难。

要道歉也是我向兄台道歉。 ”别人对你客气,你也不能装B啊。

更何况就现在的身家和资本也没有装B的资本啊。

至于兄台,反正他都这么称呼自己,那这么称呼他总没有错吧。

听到梁容升这么说了,公子十分满意。 便主动介绍道“在下赵清月。

敢问公子高姓大名?”其实梁容升本不想和他深交。

但是人家这么给他面子,他也不能让人家热脸贴冷屁股啊。 于是他立马照着以前看到的那些历史剧上说的答道“免贵姓梁,名容升。

”听了梁容升的回答,赵清月显得十分奇怪,便问道“那梁兄没有字吗?”对于赵清月的问题,梁容升很无语,难道告诉你我来自另外一个次元的一千年后,我们的世界不流行字这玩意儿了。 那估计这个叫赵清月的会直接带他去就近的郎中把把脉。

看到梁容升一脸的纠结,赵清月很适时的说到,“难道公子有什么难言之隐,那这个问题就当赵某没有提过吧。 ”“额,其实也没什么,我的父母没什么文化。 随便给我起了个名字,也就没给我取字。

我也就一直没有字。 对了,赵公子,你来这是干嘛呀。 ”梁容升随便瞎掰着。

总要想点话来说吧,不可能将就着这个问题继续说,还是赶快施展转移注意力大法。

对于梁容升的回答,很明显赵清月一都不信不过他肯定不会点破。 他可不会做这种搞的两人十分尴尬的事。

于是便随着梁容升的话说到“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所以在下打算到各个地方去了解各个地方的风土人情。

本想在这儿休息一会儿,就听到了公子的佳句。 于是便过来了。 ”赵清月答得很诚恳。 使得某个顾左右而言他的人有点不好意思。

或许,我应该跟他说点其他有营养点的,梁容升这样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