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一百零二章 押来押去都是苹果司礼监最新章节
2019-07-11 / 来源:本站

第一百零二章 押来押去都是苹果司礼监最新章节

良臣想到那日从梨树村出来,半道在茶铺遇到张炳和吴秀芝他哥吴德正的事。 当时,好像吴德正就是说他发现了个矿,想请张炳回京之后请奏开矿,然后两人一起发财。

因为不知道具体操作法,也没那个资格掺和,外加自己一心想来京城找二叔,所以良臣没往心里去。 现在听宋献策这么一说,这开矿还真是个油水丰厚的好勾当。 至于税使,那更是肥得流油。

开矿,好歹还是个技术活。

税使则是带人往卡子里一坐,只管收钱,妥妥的一个无本买卖,真是比垄断还要垄断的暴利。 只是,矿监税使都是内廷派出去的,这和你宋献策忽悠人进宫有什么关系?一个进,一个出,不对啊。

良臣莫名其妙,总感觉宋献策居心不良:难道这厮真是神人,能算到三十年后的大变,提前安排帮带路太监党进宫,将来好给闯王开门不成?他真要这么神,也不会坐看闯王惨败一片石了。

尽管没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重生在这个时代,但接受过九年业务教育的良臣,还是坚定的不相信一切神仙鬼怪说。 宋献策这个大顺国的开国大军师,不过是个比别人肯多动脑子的人。 或许,这也和他云游天下几十年有关。 走的地方多了,山川地形,自是了如指掌。

仅这一点,便可以做一个合格的军师了。 若是书再读的多些,了解历朝历代的战史,那便可以晋级为高人军师了。

这事,肯定另有真相。

良臣很想知道事实的真相是什么,他不知道宋献策会不会告诉自己实情,但还是忍不住将心中的困惑说了出来。 “呵呵,这个啊…”宋献策眼珠子转了转,却没有瞒良臣,而是很实诚的告诉良臣,他很想攀上一个内廷的公公,因为他知道哪里有矿。

“矿?!”良臣愣在那里。 “怎么,你不信我?”宋献策冷笑一声,想他十二岁学艺,周游天下近二十年,虽然没混出个什么名堂来,可看家吃饭的本事那不是盖的。 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更不是吹的,他说哪有矿哪就有!“我信,我信!”良臣连忙点头,就冲“宋献策”这个名字,就是对方说他也是穿越来的,他也信。 “金矿?银矿?铜矿?还是铁矿?”良臣很是有兴趣。 宋献策却瞥了他一眼,摇头道:“这个,你就不必知道了。

”良臣讪笑一声,暗骂宋献策小气巴拉的,知道矿有什么了不起。

若他魏小千岁仔细搜索下记忆,金矿都能给他扒拉出几处来。 “大哥既知何处有矿,自己去偷摸采了便是,找什么公公啊?”良臣话锋一转,他觉得宋献策有点傻,比自己傻,都知道哪里有矿了,还不赶紧去偷采,攀什么公公关系啊。

扮猪吃老虎是作者们的套路,闷声发大财才是主角们的思路啊。

“你年纪小,见识少。

”宋献策嘿嘿一笑:“那矿是能随便采的?官府发现了要杀头的!…再说,那矿在地下埋着,凭我一人想要把矿挖出来,做梦呢。

”“我明白了。 大哥是想找个内廷的公公合伙,打皇爷的旗号去开矿,这样官府就不敢过问了,是吧?”良臣大致明白了宋献策的打算,结合万历老皇爷派矿监满天下开矿弄钱一事看,这事具有一万个可操作性。 否则,那吴德正何必要巴结张炳,还不是因为张炳这个公公可以当矿监么。 终万历一朝,矿监都是个极其热门的职业。

当然,前提是,你得舍得那小鸟。

眼下离万历驾崩还有十一年,这位被大臣们逼得只能“与民争利”的皇帝,对开矿这件事的重视程度可不下于开疆拓土。

没办法,谁让他老人家刚批准打完三大征,把国库的存银耗的差不多呢。

国库没银子,朝廷却处处要银子。

老皇爷不动脑筋,背上骂名,这国家还能玩得转么。 有这么一个大的历史背景在,良臣自是不疑宋献策所说有假,只是一件事他终是越不过去,想不通。 他迟疑道:“那…那大哥便找公公们去开矿就是,干嘛非要骗人去净身呢,这事,实在是非君子所为啊。 ”“君子能当饭吃么?”宋献策一脸不屑,不过也是说了实话,他道:“那些个公公,我可信不过。 别辛辛苦苦忙活一番,成全了他们。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宋献策担心自己一个没权没势没背景的找人家公公合作开矿,到了的结局多半就是打发点小钱滚蛋。 这还算好的,碰上黑心的公公,能直接把你给整死。 其实他这也是坑人多了,做贼心虚,害怕被人坑,总以为世上人都跟他一个德性。 宫里的公公们真要知道哪有矿可开,还不把他宋献策当宝一样供着。

没办法,谁让现在“经济指标”是内廷大珰们晋升的唯一标准呢。

万历老皇爷就跟后世的首长们一样,对宫里大珰晋升拥有一票否决权。

这一票的基础就是银子。

能弄来银子,天塌了,老皇爷都给你兜着。 能不来银子,你再忠心,老皇爷也不正眼看你。

宋献策这也真是多此一举。 “所以大哥才要骗人去净身?”良臣算是彻底弄明白了,想了想,又觉不对,“矿监得是有品级的太监才行,就大哥骗进去的那些人,哪里能升得上来。 ”“放长线,钓大鱼嘛。

”宋献策干咳一声,“一百个人里,总会有一个出息的吧。 ”这件事说来也是宋献策的心病,在京师混了三年多,前后诓进宫没有一百个,也有四五十个,可自始至终也没一个发达,满足不了他的心愿。

到最后,他也是过得一天是一天,倒将开矿的事当成附带,把小刀刘的介绍费当成主要收入来源了。 “就算出息了,恐怕也恨大哥要死,如何会与你合作?”良臣咧了咧嘴,闹半天,宋献策和他一样,也是天使投资人啊,且两人共同的投资对象都是公公。 唯一的区别是他知道底牌,肯定会开个冲天炮大满贯给他。

而宋献策却是光往老虎机里投钱,转来转去都是大大的小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