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66章 怀宁,委屈你了
2019-05-15 / 来源:本站

  靖王殿下亲临大理寺审案,为大事。

  天刚亮,大理全寺上下各层官员便全都就位,就连大药师南宫大人也赶到,无人敢怠慢。

公堂的正门边门全都敞开,衙卫左右退开各站成三排,整个场面庄重安静,气氛严肃。

  君九辰虽身着便装,墨发半束,可身上散发出的王者霸气并不减分毫。

他高高在上地坐在主审位上,面如寒冰,一言不发,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就足以令满堂之众,心惊胆战!  大理寺卿姜大人本该入座第一陪审席位的,此时此刻他却是站着,脸色苍白,双腿发软,后悔莫及。

祁家姐弟的脸色也都好不到哪里去,一贯眼高于顶,目中无人的祁彧在靖王殿下面前,都不敢抬头了。

  只有怀宁公主在强撑,她挪步到祁彧身旁,低声,“彧哥哥,你别太担心。 这事大不了我一个人扛下。

我已经派人去找我母妃和大皇兄。 我保证他动不了祁家!”  靖王殿下能不能动得了祁家,祁彧心里头是没底的。

但是,他知道,只要怀宁公主愿意顶罪,祁家就能逃过这一劫。

  他偷偷地拉了拉怀宁公主的手,声音比平素要温柔很多,“怀宁,委屈你了。

”  怀宁公主一个激灵,心神儿都荡漾了起来,“彧哥哥,为了你,委屈我也愿意。

”  替怀宁公主背罪的祁馥芳偷听到这对话,真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碍于身份,她也只能认了,就是对祁彧都不敢说真话。

  满堂肃静了良久,君九辰仍旧一言不发,并没有开审的意思,也没人敢催他。

他无疑是在等孤飞燕。   孤飞燕并没有等太医来,她自个从小药鼎里配了药匆匆敷好,就让夏小满搀她往公堂赶。 虽然穿上鞋袜后双脚脚趾不输上刑时的疼痛,可她仍旧穿得整齐得体,不狼狈。   牢房在后公堂在前,间隔不算远,可她实在迈不开步子,走了好久好久,才到公堂。   大部分人都没想到她会来,一时间议论声便四起了。   毕竟,除了姜大人他们几位,堂里堂外的人都不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事,不明白她来做什么?她的伤是怎么回事?至于祁彧他们,脸色无疑更难看了。

  孤飞燕可不管这些人,见靖王殿下还未开堂,她暗暗松了一口气,连忙走进去,忍痛站稳了,才福身行礼,“奴婢孤飞燕,拜见靖王殿下。

”  也不知道君九辰是等久了,还是别的原因,他似乎比刚刚更不高兴了。 他瞥了孤飞燕的双脚一眼,语气冰冷,“来人,赐坐。

”  “谢殿下!”  孤飞燕刚刚入座,君九辰立马拍下醒木,冷声,“开堂!”  孤飞燕心中暗想,靖王殿下一定是等不耐烦了吧。   响亮的拍案声让本就肃静的公堂变得更加严肃,庄重。

各层官员都纷纷入座,姜大人和祁彧他们却还站着。

见状,众人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姜大人实在忍不住,正要走出来,哪知道,君九辰开口第一句便是,“怀宁,谁准你替大理寺审人?”  怀宁公主惊住了。

  不就换了一味药嘛,不就一个贱婢而已,靖王到底在较真什么呢?竟会当众让她这么难堪?  众人更是目瞪口呆,不明状况?  孤飞燕也非常意外,她原以为靖王殿下会在私下教训怀宁公主,在公堂上只会拿姜大人开刀。 毕竟,怀宁公主是皇家的人,还是皇上的掌上明珠,靖王殿下就算不顾皇族面子,也得给皇上面子。   难不成,靖王殿下想借这个机会压一压怀宁公主背后那韵贵妃和大皇子的气焰?  孤飞燕可没空想那么深,比起意外,她心里更多的是兴奋!  她本就不打算放过怀宁公主,如今有了靖王殿下这态度,她想,她应该可以一口气把三次的账全讨回来了。   “我,我……”  怀宁公主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憋出个荒唐的理由,“姜大人竟敢闯到本公主宫中抓人,一声招呼都不跟本公主打!本公主当然要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否则,否则……本公主将来如何立足?”  君九辰不予评价,又问,“谁准你动私刑逼供了?”  怀宁公主又结巴了,“我,我是刑讯,不是逼供!药膳包是孤飞燕领走的,她的嫌疑是最大的,我,我不吓唬吓唬她,她能说实话吗?”  君九辰仍旧不予评价,也没有追究下去,挥了挥手让她退一边去。

  怀宁公主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然而,站在她身旁的祁彧,脸色已经黑了。

靖王殿下没罚怀宁公主,却狠狠打了怀宁公主和祁家的脸!  再笨的人都看得明白,怀宁公主此举是有意包庇祁家,严刑逼供他祁彧的未婚妻!这不,堂里堂外的人早就窃窃私语,不少熟人都朝他投来鄙夷的目光了。   孤飞燕笑了,窃笑在心中,笑得忘了手脚的疼痛。

  众人都以为靖王殿下打了脸就不会追究了,就连姜大人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毕竟,靖王殿下同怀宁公主同辈,没闹到皇上那去,也真动不了她。

  可是!  君九辰又一次出人意料。

  他朝姜大人看来,直接下令,“来人,革去姜立安大理寺卿一职,贬至北域,让他好好反省反省,哪里错了?”  姜大人终于撑不住跪倒在地,瑟瑟发颤。

他还用反省吗?他当然知道哪错了!  全场就陷入一片寂静,即便是孤飞燕都有些心悸。

都说靖王殿下行事老辣狠绝,几句话能定人生死,她今日算是见识到了。

  如果说刚刚是打怀宁公主和祁家的脸,那么此举便称得上严惩了!  不审,不定罪,直接革职贬官去反省。

这分明是在警告满朝文武,日后谁敢给怀宁公主和祁家面子,谁敢徇私舞弊,姜立安的下场就是后果!  看着姜立安被押走,怀宁公主颜面尽失,却还死要面子。

她低声,“彧哥哥,这事是我疏忽。 你,你放心。 馥芳姐的事,我一定护你们!”  祁彧郁闷地都不想说话,却还是应了一声,“委屈公主了。 ”  姜立安离开之后,君九辰终于正式开始审案。

他说,“来人,把陈三元押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