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七百三十九章 清算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2019-07-12 / 来源:本站

七百三十九章 清算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听的张四维最后一句,林延潮不由一愕,垂下头道:“中堂见笑了,下官就这么几位老师。

3.最快”张四维微微地笑着道:“天地君亲师,师恩重如山,宗海实乃是重旧情之人,在情理之中。

”林延潮又道:“蒙中堂关爱,还有会试就要到了,下官这里还有几位同窗,要赴明年春闱,到时想恳请元辅关照一二。

”说完林延潮从袖中拿出一小条子,小条子上是叶向高,翁正春等昔日林延潮同窗名字,今年都要来参加春闱。

这是帮完老师,再帮同学。 但林延潮这条子还未递上。

只闻啪地一声。 张四维一拍桌子,正色道:“林中允,本辅这里,不是你卖官鬻爵之地,会试乃国家论才大典,进士名额,怎能私相授受?别说本辅并非主考官,就算本辅是主考官,也不会做此有负皇恩之事。 ”“是,是。

”林延潮表面上唯唯诺诺,心底却道,张四维受不了自己狮子大开口,就直说嘛,还要用这等借口来搪塞。 这边假装自己正气凛然,那边照顾自己儿子中第,你真是节操满满啊。 顿了顿张四维道:“会试之名额,本辅不能给你,这样吧,这里是二十张盐引,你且拿去,你几位老师的事,本辅也办了。

本辅也不是土财主,若非看在你与汝默尽心国事的面上,吾才不会将此轻易许人。 ”林延潮也知,这是自己从张四维那争取到最大的好处了。

于是林延潮道:“中堂放心,下官定尽竭尽全力。 ”听到这里张四维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交易总算是达成了。

当下林延潮从张府离去,坐上马车回府。

林延潮将张四维给自己二十张盐引拿出,对陈济川道:“这是二十张盐引,你在京里找盐商卖了,越快越好,然后去当铺把雄县的五百亩地赎回来,还给甄家,若有多余的钱,先暂且收着。 ”陈济川从林延潮手里接过盐引,吃惊道:“元辅大人,居然出手如此大方?”林延潮不以为意地道:“咱们这位首辅,家中可是山西的大盐商。

记得嘉靖年时,严嵩之子严世蕃与宾客数天下富家,积资满五十万以上,方居首等,其中就有晋商三家。

”“其中平阳、泽潞豪商大贾甲天下,非家资十万以上不能称富,有此你可知山西盐商之富吧。

这几张盐引对首辅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 ”陈济川犹豫片刻道:“老爷,小人有一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说吧,你我还需有什么顾虑吗。

”陈济川道:“是,小人看着,阁老们不愿出面向天子直言,反而让老爷你去说,总感觉他们是在拿老爷当枪使。 ”林延潮点点头道:“不错,张蒲州确有这个心思。

”陈济川道:“连元辅,次辅这等人物都不敢出面,那老爷何必出这个头。

若他们有大腿粗,我们还不如手指细,一旦天子降怒,老爷以后的仕途可是全完了。

”林延潮笑着道:“你这话分析得不错,但已是说的晚了。 ”“晚了?”林延潮点点头道:“从我进张府上,坐下来赴宴,张蒲州向我相托起,我就不能当作此事没有发生过,这些话没有听到过。 ”“他张蒲州今日能这般厚待我,将来翻脸就更不容情。

若我现在打退堂鼓,那么不待天子降罪,第一个收拾我的就是他张蒲州。

”“所以从方才进屋起,我就没有退路了。 ”陈济川听了不由色变。

林延潮淡淡地笑着道:“你怎么怕了吗?”陈济川垂头道:“跟老爷的第一日起,小人就没怕过,再说老爷既想清了前因后果,那么胸中必有对策。

小人跟老爷鞍前马后效劳就是。

”闻言林延潮称许地点了点头,然后挑开车帘,车外的京城笼罩在浓浓夜色之中。 次日张四维向天子上书言内阁无人,运作不便,请申时行早日回阁视事。 天子命太医看视申时行后,命他复出视事。 申时行虽重返内阁,但朝堂上言官清算张居正之势,却没有中止。

对于魏允贞弹劾,天子下令将张懋修,张嗣修二人从翰林院改调其他衙门,如此就是否定了他们二人在往年会试中取得的三鼎甲名次。 之后天子又御览大理寺所上游七、冯昕等狱词大怒。 天子下诏夺张居正上柱国太师兼太子太师,削张居正之子锦衣卫指挥张简修为民。

‘之后游七、冯昕,徐爵,冯昕等尽数被锦衣卫严刑拷打,一一死于诏狱之中。

张位,赵志皋,习孔教等遭张居正贬官的翰林,重新返回翰林院。 申时行上本请补沈一贯,于慎行为日讲官,替代下诏狱的陈思育,以及被贬的张嗣修,天子下诏答允。

镇守蓟永等处总兵官少保兼太子太保左都督戚继光,被改为广东总兵。 蓟镇总兵,镇守京畿,手下强兵劲旅无数,可谓天下第一总兵,戚继光调去广东,也是受到了清算张居正之事的波及。

御史方万山条陈四事,抨击两京十三省清丈田地,张四维运用首辅权力将此事压下。 云南道试御史羊可立奏言已故大学士张居正隐占废辽府第田土。 已废辽王朱宪节的生母王氏也向朝廷进呈,大奸巨恶丛计谋陷亲王、强占钦赐祖寝、霸夺产业、势侵全室疏。 这指责张居正当年借辽王国除之事,侵占辽府产业不说,还道张居正侵夺辽王府金宝财货,说辽王府上金宝万计,悉入居正府。

辽王案一出。

众言官们揣测圣意,再度上本弹劾张居正。 杨四知指责张居正在位时贪墨严重。

说张居正家里有银火盆三百架,被游七盗销,张家几位公子打碎玉碗、玉杯数百只。

又说张居正当年回乡沿途,五步凿一井,十步盖一庐。

杨四知这奏章被人看了,当场讥笑说银火盆三百架,玉碗、玉杯数百只,你都亲眼看见了,还一只一只数过了?还有这‘五步凿一井,十步盖一庐’,你诬陷人的,是不是可以更夸张一点。

但此时言官说什么都无妨,主要是天子愿意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