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70章 越优秀越脆弱
2019-05-15 / 来源:本站

  齐昕妍那边有了消息,约闵姜西周六下午上门试课,那是个乍一看就安静内向的女孩子,鼻梁上略显厚重的镜框,加上不怎么灵动的目光,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木讷。   齐昕妍给两人介绍,“这是骆佳佳。 佳佳,这位是闵姜西闵老师。 ”  闵姜西微笑着打招呼,“佳佳你好。 ”  骆佳佳点头,“闵老师好。 ”  她声音轻轻的,像是底气不足,又像是莫名的胆怯。

  若大的房子里,没有大人,只有骆佳佳自己,齐昕妍扫了一圈儿后,出声问:“你妈妈没在家吗?”  骆佳佳说:“出去了。

”  齐昕妍道:“那我不耽误你们时间了,你跟闵老师进去上课吧。

”  齐昕妍临走前跟闵姜西打招呼,“有事随时找我。

”  闵姜西微笑,“谢谢你亲自带我过来。

”  “客气什么,你先忙,我们回去再说。 ”  齐昕妍走到门口,骆佳佳轻声说:“齐老师再见。 ”  齐昕妍走后,家里就剩下她们两个人,骆佳佳带闵姜西回了自己的卧室。 十七岁的女孩子,按理说正是心思活泛的时期,闵姜西见过公主房,见过朋克房,见过墙上贴着明星海报,桌上摆着爱豆照片的房间,但骆佳佳的显然不是。   白色墙壁上‘一丝不挂’,床上没有娃娃,桌上整齐摆放着各种教科书和练习册,就连唯一的装饰,一个略显卡通的日历簿上,还标满了各种记号,细看都是跟学习相关的。

  课桌前有两把椅子,显然是早就预备好的,骆佳佳说:“闵老师请坐。

”  闵姜西微笑点头,骆佳佳坐下之后,说的第一句话是:“现在正好三点,我们开始吧。

”  她有着这个年纪少有的自律和时间意识,本应是好事,但闵姜西却从她翻书的频率以及紧绷的坐姿看出,这是典型的危机感人格。   由于外界或者自己施与的压力过大,都会导致一个人过分的危机感,最常有的反应就是怕浪费时间,恨不能利用起每分每秒,一刻不做事就会负罪感爆棚。

这种心态,在即将面临中高考的学生中爆发率最高。   闵姜西面色无异,出声道:“方便的话,能把你最近几次的物理试卷给我看一下吗?”  骆佳佳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沓试卷,闵姜西接过翻看,错题都已经用红笔改过,改的很仔细。

而且日期从最近往前推,一百二十分的试卷,她最近一次考了八十八分,之前有七十的,有六十的,也有五十七八的。   “你的成绩一直在进步,挺好的。 ”闵姜西说。

  骆佳佳道:“我不觉得好,这次考试,我们班有人物理拿到一百一十五分,我只有八十八分,一门就差了将近三十分,我其他科目再怎么好也填补不了三十分的空缺。 ”  闵姜西听齐昕妍说过,骆佳佳属于好学生,成绩优异,只是偏科严重,物理怎么都上不来,家教换了一个又一个,就是不行。   “别急,你明年高考,还有大半年的时间,我看了下你大概哪方面是短板,我们一起给它补上。 ”  骆佳佳没看闵姜西,微垂着视线盯着考卷,又好像在出神,轻声说:“只有一次机会。 ”  “嗯?”闵姜西一时间没听懂。   骆佳佳道:“高考只有一次,我没有回头路可走。

”  她这么紧张,闵姜西自然不会劝她这次考不好还有下次,这无疑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勾起唇角,她温和又很有底气的说:“放心,我以前刚接触理科的时候,物理也是短板,还不如你,但我高考那年物理是满分。 ”  骆佳佳闻言,慢慢抬起头,“真的?”  闵姜西点头,“当然,我是那年汉城的理科榜眼。 ”  原本她的目标是楚晋行。

楚晋行高考那年,是全汉城理科状元,但她化学差了点儿,比她们那届的状元只少了一分。

  骆佳佳问:“那你是怎么迅速提升成绩的?”  闵姜西从她眼中看到了希望的火苗,微笑道:“来,我帮你捋一捋,说不定我的秘诀也试用你。

”  让一潭死水复活的不是虚无缥缈的承诺,而是切实可见的希望,闵姜西给了骆佳佳希望,这种希望不会一下子改变对方的焦躁,但能一定程度的让人放松。

  学习已经很苦了,带着压力和紧张的学习,更叫人生不如死,能放松点就尽量放松点。

  两人在卧室里坐着,一个认真听一个认真讲,时间过得很快,几乎是眨眼间,一百分钟到了,就连骆佳佳自己都在诧异,平时的物理补课读秒如年,今天意外的轻松。   闵姜西帮收拾桌上散落的草稿纸,出声问:“能耽误你几分钟时间吗?”  骆佳佳点点头。

  闵姜西说:“其实你已经很棒了,三大主科都能拿到一百三十五分以上,化学和生物也不差,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我知道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没办法真正的做到感同身受,也许我并不了解你,但我最起码经历过你正在经历的东西,也曾迷茫,彷徨,恐惧,但最后我想通了,我不是天才,不可能做到样样一百分,有时候承认自己只是个普通人,但又比普通人努力,这样会不会更开心一点?”  从小到大,骆佳佳一直是优等生,尤其当她几门出现满分之后,老师和家里人更是把她当天才,到处去树典型,时间久了,她自己都会忘记,其实她并不是天才,她没日没夜不敢耽误一刻功夫的学习,就是为了能留住天才的新衣。

  第一次有人直面的告诉她,承认自己只是个普通人。   她沉默的功夫,外面传来声响,有人回来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有小孩子在哭闹,也有大人在哄。

  闵姜西跟骆佳佳一同出去,看见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满地打滚,一旁的中年女人来不及放下手上的玩具和购物袋,弯腰去扶,嘴里念着:“小祖宗,快点起来。

”  “我不起!我不起!我不去学校,我也不学钢琴!”  “行行行,不去,我们不去了。

”  女人好说歹说才把活驴扶起来,骆佳佳神色平静的说:“妈,这是我新的物理老师。 ”  女人眼睛都没抬一下,随口道:“你觉得行就行。 ”  小男孩儿忽然红着眼睛冲过来,抓起什么就往骆佳佳身上扔,“我讨厌你!你烦!你天天补课,她也让我去上课……”  闵姜西吓了一跳,本能的把骆佳佳往自己身后拦,骆佳佳自己却是面无表情,仿佛早就麻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