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64章 叛逆的鸟,华丽的笼
2019-05-15 / 来源:本站

  隔天早上,闵姜西到秦家时,交给昌叔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说:“昌叔,前几天秦先生帮了我一个忙,我给他带了个蛋糕。 ”  昌叔眼底带着几分为难,“二少爷有事不在深城,昨晚就走了,可能要过几天才回来。

”  闵姜西微笑,“这样啊,那我拿上去给秦同学了。 ”  昌叔笑着点头。   秦嘉定说话还是挺算话的,今天又是听到闵姜西的脚步声,自己垂死坐起来,靠在床头处找魂儿。

  闵姜西把蛋糕放在桌上,出声道:“起来吃早餐了。 ”  秦嘉定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到蛋糕盒子,低声说:“我又不爱吃蛋糕,你是想贿赂我二叔吧?”  闵姜西走到窗边打开窗帘,头也不回的道:“还真让你说对了,原本是给你二叔买的,刚知道他不在家。

”  秦嘉定很困,可还是忍不住从鼻子里用力哼了一声:“我二叔不要的,你拿给我,当我是二手收购站?”  闵姜西从包里拿出两个保温盒,盖子打开,里面整齐的码着一层红枣糕,“给你二叔带蛋糕是礼尚往来,给你带红枣糕纯粹是因为友谊,快点起来吧,还有长生不老汤。

”  十五分钟后,闵姜西跟刚刚拒绝了三明治牛奶的秦嘉定坐在桌前,一人面前放着一个保温盒,她用保温杯喝山楂红糖汁,他用杯子喝。

两人都不说话,她是享受宁静,他是起太早还没回神儿。   突然间,她笑出声。

  秦嘉定略显呆萌的缓缓侧头,“你笑什么?”  闵姜西摇头,她绝对不能让秦嘉定知道,他现在吃的喝的都是补什么的,不然以他的坏脾气,应该会留下童年阴影,说不定日后连红枣和山楂都要拉进黑名单。   她一直想跟秦佔当面儿说声谢谢,但他一走就是好几天,从周一到周四,中午的饭桌上始终都是她跟秦嘉定两个人。

  ……  周四下午,荣家派车来接,闵姜西登门后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欧阳卿,礼貌的颔首打招呼。

  欧阳卿起身道:“荣昊在房间。

”  她带着闵姜西一同去,站在某扇门前敲门,“昊昊,家教来了。

”  几秒后,门内传来变声期中的少年声音:“进来。

”  欧阳卿推门往里走,荣昊正坐在桌前玩乐高——那是一座暗黑系的城堡,规模宏大,地基起了五分之二,有些小堡垒已经搭建完成。

闵姜西正想说好厉害,只听得欧阳卿道:“又在玩这些浪费时间的东西,准是你大哥偷着给你买的。 ”  荣昊头也不回,看不见脸上表情。   欧阳卿说:“赶紧准备一下,别耽误时间。 ”  荣昊腿一蹬,带滑轮的椅子忽然向后,他转过来,面无表情的道:“你出去吧,我要补课了。 ”  他一不高兴,欧阳卿马上哄道:“想吃什么,我让人给你准备。

”  荣昊拉着脸道:“不想吃。 ”  欧阳卿温和道:“妈妈给你拿冰淇淋。

”  荣昊很是烦躁,可还不待他拒绝,欧阳卿已经转身出去。   房间里就剩闵姜西和他两个人,她很小的声音道:“城堡很酷。

”  荣昊抬眼看她,“你也玩乐高?”  闵姜西说:“没玩过,看过大神的作品,你的很牛。

”  荣昊没说话,不多时欧阳卿回来,身后还跟着阿姨。 欧阳卿将一大盒冰淇淋塞到动也不动的荣昊手中,阿姨则分批放下各种点心零食和水果。   知道的是要补课,不知道的还以为马上要聚餐。

  荣昊吸了口气,强压着焦躁道:“可以出去了吗?”  欧阳卿宠溺的说:“有事叫妈妈,好好学习。

”  她迈步往外走,荣昊起身要关门,欧阳卿下意识的伸手抵住门板,“不用关门,空气不好。

”  闵姜西从旁看着,感觉荣昊的怒火已到嘴边,她不着痕迹的出声打圆场,“确实,学习用脑耗氧量比较大。 ”  睁眼说瞎话,她认第二,没人敢争第一。   荣昊那口气又从鼻子里喘出去,欧阳卿也知道他不满,见台阶就下,转身离开。   站在门口没动,他很想用力,用尽全身的力气把门狠狠地摔上,这样的念头一经出现就再也挥之不去,但电光火石之间,闵姜西先开了口,她依旧低声说:“千万别摔门,不然我今天第一次上门也是最后一次上门了。

”  荣昊很好奇闵姜西是怎么猜到他心中所想的,转身看向她,面色不善的道:“你跟我妈是一伙的。

”  闵姜西伸手在唇前比了个‘嘘’,给他眼神儿示意,坐下聊。

  荣昊也不知是好奇心作祟还是鬼迷心窍,当真听了她的指挥,两人坐在桌前,她低声说:“看在我们已经‘不打不相识’的份儿上,给我个面子,别在今天跟你妈妈耍脾气,不然我很尴尬的。 ”  荣昊也不想发脾气,可他妈……  一口气顶上,又无奈泄了,他十几岁的面孔上布满与年龄不相符的厌倦感,同样,这也是这个年纪标志性的反叛,好像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外界任何的接触都是打扰。   闵姜西小声说:“想想开心的事,家教老师飞镖扔的不错,拳皇也能跟你过上两招,这不挺好的嘛。 ”  荣昊受不了她委曲求全的音量,微微蹙眉道:“我们什么都没做错,却要做贼似的不敢大声讲话,这叫挺好?补课还是坐牢?“  闵姜西说:“谁的童年不跟坐牢一样?你还能光明正大的玩乐高,没见过堆个积木被打得半死的?”  荣昊既不能苟同,但同时又很好奇,“谁啊,你吗?”  闵姜西回以一个优越感十足的目光,“我像是那种爱玩积木的人吗?我都是出去扒沙子,扒一身灰,到家被我妈打。

”  荣昊正要问扒沙子是什么游戏,闵姜西忽然使了个眼色,他侧头往门口瞧。 门口没人,但却出现一个暗中观察的影子。   闵姜西秒变脸,一本正经的说:“把课本拿出来,你们现在学到哪里?”  荣昊把几乎崭新的高一物理书放在桌上,同时,抄起一盒冰淇淋就往门口地上扔,惊得那抹影子瞬间退走。   闵姜西说:“你别吓着人。 ”  荣昊拉着脸,有被人监视的愤怒,也有无法释放的憋闷,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他始终无法做到完全麻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