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主角司命,红昭小说叫什么
2019-05-14 / 来源:本站

由萤火白露创作最新超热门的小说叫《快穿:神尊不要跑》,讲述了男女主角司命,红昭之间的精彩故事。

越近越能感觉到他身上的血气,不仅是因为他身上的伤,还来源于这男人久经沙场杀进杀出的煞气。

...“不麻烦,不麻烦。 ”大山忙罢手道,“哥哥刚才有些话没跟你说,我们其实都是当兵的,你知道兵吧?”红昭点了点头。 原来现在大魏和大梁正在打仗,大山他们正是大魏的士兵。

红昭所在山脉正处于大梁大魏的交界处,名叫兵岐山。 前两天双方就在兵岐山下附近展开了交战,因为一些原因,他们不得不躲到山上,打算找机会绕道下山回营地。 红昭收拾了一些细软和用的上的草药,背着刚才的背篓跟着大山摸黑往他们落脚点去。

红昭记得司命说过自己的下界地点和神尊转世相距不远,可是不远到底是多远,一座山?一座城?红昭无奈,当初忘了问清楚。 所以,目前所有可能遇到神尊转世的机会都不能错过。 既然不远,应该就是这座山附近了,只是不知道是在大梁还是大魏。 红昭跟着大山到了一个洞穴,还有几十米的时候,传来一个哨声。

大山赶紧也吹了几声口哨,应该是暗号示意没危险的意思。

接着从不远处树上跳下两个人来,都和大山差不多打扮。

“山子,你去哪儿了,去这么久?”先来那个看面孔比大山要成熟一些,年纪有三十许,稍微有些严肃的对大山问道。 走近了才看到大山身旁瘦小的红昭,皱了皱眉,“你怎么还带了个孩子回来?”“虎哥,我你还信不过吗?这是阿昭。 ”大山拍着红昭的肩膀笑道,又指着面前的两个男人道,“这个年纪大点的是虎哥,另一个叫柱子,你叫柱子哥……”“先别忙着认人,老大在里面,你问过老大没有?即使他来历没毛病,就咱们这境况,带个孩子不容易。

”叫虎哥的那个男人打断了大山的介绍说道。 “大哥好些了吗?”大山低声问道。 “哼,等你想起采药回来,老大早失血过多去了。 ”另一个叫柱子的哼道。 “都闭嘴。

”还是那个叫虎哥的声望高一点,说话管用,红昭看着他们的相处模式在心里分析着,只是不知道他们老大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我去找大哥说去,阿昭你……”本想带红昭一起进去的大山看着另外两个兄弟警戒的模样,摸摸鼻子,好像他真那么傻似的,“阿昭你在外面先等等啊,我一会就来。 ”红昭点头并不言语,找了块石头坐下一旁歇息。 大山走进洞穴看到坐在一旁闭目养神的大哥,他肩上被敌军刺了一枪。 当时血汩汩地往外冒,现在看伤口上已经敷着草药了,大山心里松了一口气。

他慢慢抬脚走近,原本闭目的男人霍然睁开双眼,眼里的冷光让人下意识的发寒,他仍旧是他们忠心的将军,“你回来了。 ”“嗯。

”大山坐在火堆旁,应道,“大哥。 ”“遇到什么事?”阎厉问道。

“嘿嘿,大哥就是大哥,什么都瞒不过您。 ”大山憨笑道。

“哼,少在我面前装。

”阎厉最看不惯他那副装着憨厚去坑蒙拐骗的样子大山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对阎厉讲了。

“是个孤儿啊,你愿意带就带吧。

”确定那孩子没有问题,阎厉就不再注意了。 “大哥,你看要不让那小家伙晚上进洞里来睡,你是没见到啊,那小子瘦的就剩骨头了,也不知道以前过得是什么日子。

”“你什么时候这么心软了?”阎厉哼道。

“嘿,这不是吃人的嘴短吗,今天吃了那小家伙半只野兔。

”大山又开始憨笑,阎厉懒得管他是真心还是假意。

“你叫他进来。

”“阿昭,”大山出来招呼红昭,“走,大哥要见你。 ”听他这么说,另外两个也没再紧盯着红昭不放,红昭起身跟着大山过去。 “你大哥没事了吧”红昭一副有些局促,没话找话的样子。

大山笑了笑,拍了拍红昭的肩膀安慰道,“你放心,我大哥人很好的,就是面相凶了点。 ”“再说了,你刚才在你家不是说了,我大哥就是你大哥吗,你就当是你大哥一样就行了。 ”正说着就到了山洞口,大山推了她一把,冲她露出一口大白牙,在月光下显得阴森森的,得亏红昭活了二十万年,什么妖魔鬼怪都见过了。 洞内不算宽敞,还有些暗。 红昭神魂投影下界,这具身体也因此得到强化,目力很好,只是外边目前看起来不太好而已。

当她第一眼看到洞内火堆处坐着的那个人时,神魂一阵触动,忍不住的想要跟对方亲近。

是了,他就是她要找的那个人。

“过来。 ”那人冲她微眯了下双眼,这是上位者的一种习惯,就像老虎隐在暗处观察猎物一样。

红昭压下神魂的波动,一步步朝那男人靠近。 越近越能感觉到他身上的血气,不仅是因为他身上的伤,还来源于这男人久经沙场杀进杀出的煞气。

他身披银色盔甲,根据盔甲的起伏可以看出他的身材很高大,健美。 肩膀处被撕裂,缠着露出血印的白布,残余的血液凝固在他的盔甲上形成暗红色的纹路。 “呵,吓傻了?”男人冷笑一声,满含嘲讽味道,让人听了有些难堪。 红昭却觉得这并不是他的本意,她不说话,只呆呆地看着眼前人的脸。

他的脸很冷峻,面相确实很凶,左脸被一道疤痕遮盖,明显伤口当时处理的不太好,留下蜈蚣一样的疤痕,让那张脸更加凶恶,可怖。 他的双眼看人的时候,总让人有种被狼盯上了的感觉。

“这伤口,疼吗?”红昭伸手轻轻触碰过去,却被眼前的人迅速躲过,他的面相更凶狠了,双眼大睁,似乎要把红昭瞪死才罢休。

但是,红昭却从里面看到了些许惊讶,就像一头大尾巴狼傲娇又倔强,遇到关心他的人,忍不住想要摇尾巴亲近,却又装出一副凶狠要吃人的模样想要把人吓跑。

“你弟弟今天吃了我半只兔子,要了我家剩余的全部草药,还把我从家拐了出来,你这做大哥的是不是该负些责任?”红昭确定了这只大尾巴狼是外冷心善的性格后,就一点也不再掩饰,直接坐到男人身边的火堆旁,一本正经的开始索要报酬。

似乎没料到红昭转变的这么快,男人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干巴巴的反驳,“他不是我弟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