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67章 二寸,四寸,六寸
2019-05-15 / 来源:本站

  闵姜西出了包间,找了一圈儿后在夹娃娃机前看到一高一矮两具身影,两人正在互相埋怨。   秦嘉定道:“你那么夹根本不行。 ”  荣昊说:“你刚才那方法更不靠谱。

”  秦嘉定说:“我差一点就夹到了好不好?”  荣昊道:“谁还不能捞一下了?”  闵姜西站在两人身后,看着秦嘉定又往里面投了几块钱的硬币,几乎是赌上一口气来夹,但娃娃特别不配合,只是动了动腿,白玩儿。

  荣昊道:“我就说不行吧?”  秦嘉定沉声道:“你少说两句行不行,我快被你吵死了!”  荣昊蹙眉道:“你怎么跟我说话呢,我是你长辈!”  眼看着两人就要撕起来了,闵姜西赶忙出声说:“我来我来。 ”  荣昊跟秦嘉定这才发现她在身后一米远的地方。   迈步上前,闵姜西说:“谁借我几个硬币?”  几乎是同时,荣昊跟秦嘉定一起伸出手,两人掌心中都有一把硬币。

  闵姜西不偏不倚,一边拿了三个,投币,在两人拉着脸的注视下,轻松松的夹了一个娃娃,还是靠里面的,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越靠边越好夹。

  娃娃掉下来,她不急着拿,而是又投了三个币,这会儿荣昊跟秦嘉定的面色已经不像之前那么丧,反而带着几分狐疑。

  六目齐盯,第二个娃娃成功夹起,掉进取物箱。   闵姜西弯腰把两个娃娃一起拿出来,左右两边,“那,一人一个。 ”  荣昊跟秦嘉定都没伸手,表情各异,几秒后,荣昊说:“你打我们的脸?”  闵姜西说:“谁还没几个拿得出手的本事?”  秦嘉定瞥眼道:“你站在后面不讲话,心里笑话我们半天了吧?”  闵姜西道:“要听实话吗?我玩这个是高手,谁来了都只配给我投币。 ”  她说的委婉,这话翻译过来,不就是在场的各位都是垃圾嘛。

  荣昊跟闵姜西认识的时间短,难免欲言又止的表情瞥着她,秦嘉定则是习以为常,面无表情,酷酷的道:“她就这样,笑里藏刀。 ”  三人正站在娃娃机前面探讨人性,忽然听得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荣昊?”  荣昊率先转头,闵姜西跟秦嘉定随后,只见不远处站着一个年轻漂亮,穿着时尚的女人,闵姜西第一眼就觉得似曾相识,只是一时间没想到在哪里见过。   女人看到秦嘉定,眸子微挑,“嘉定也在。 ”  她朝着几人走过来,荣昊叫了声:“慧琳姐。 ”  秦嘉定也叫了声:“荣阿姨。

”  荣慧琳明目张胆的看了眼闵姜西,随后问:“你们两个怎么在这?”  荣昊道:“跟我哥和二哥出来吃饭。 ”  荣慧琳笑道:“好久没见过你们两个同时出现,我刚才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 ”  秦嘉定在外面不爱讲话,荣昊倒也没多热情,只是如常回道:“我俩都是陪衬,主要请家教吃饭。 ”  荣慧琳闻言,正大光明的把视线落在闵姜西脸上,唇角带着几分淡笑,主动道:“闵姜西是吧?”  闵姜西微微点头,“你好。

”  荣慧琳道:“同时给荣昊和嘉定当家教,你现在在圈内很红的。

”  闵姜西微笑,“没有……”  荣慧琳说:“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吧,我身边好多人都在打听你的信息,她们也想找你补课。

”  从荣昊跟秦嘉定的称呼,闵姜西判定面前的女人八成是荣一京这边的亲戚,不管她有没有时间,对方开一次口,她都不能当场驳了面子。

  从包里掏出名片,闵姜西递给荣慧琳。   荣慧琳说:“我有空联系你。 ”  “好。 ”  荣慧琳又说:“你们是吃完了还是没吃?怎么不进去?”  荣昊道:“等上菜,外面透气。 ”  荣慧琳忍俊不禁,“他们在哪个房间?我去打声招呼。

”  荣昊说了房号,荣慧琳转身离开。   闵姜西说:“我要出去买点东西,你们两个先回去吧,应该快上菜了。 ”  秦嘉定问:“你去哪?”  闵姜西说:“附近,很快就回来。 ”  荣昊道:“买什么?让司机送你过去。 ”  闵姜西说:“不用,不是重东西,我去买几个蛋糕。

”  她来时就注意到附近有家蛋糕店,看门面应该还不错。   荣昊并不知道蛋糕梗,还以为闵姜西要吃,随口说:“一起去吧。 ”  闵姜西以为秦嘉定会拆台,结果他面不改色的道:“我也去。

”  她没什么理由甩开他们两个,三人一起出了饭店进了蛋糕店,闵姜西说:“喜欢什么自己拿。 ”  荣昊走去远处的柜台,闵姜西身边就剩下秦嘉定,他不负众望,声音不冷不热的道:“是你想吃,还是买给我二叔吃?”  闵姜西理所当然的口吻说:“恭喜你,你又猜对了。

”  她不反驳,倒搞得秦嘉定一时语塞,唯有哼她。

  几分钟后,三人小队伍回到包间,荣一京拿着手机,抬眼道:“刚要给你们打电话,跑哪去了?”  定睛一瞧,荣昊跟秦嘉定手里都拎着不同尺寸的盒子,秦嘉定的有手掌那么大,二寸;荣昊的有四寸那么大,等到最后的闵姜西进来,手里拎着个六寸的蛋糕盒。   “我们刚去了趟隔壁。

”  闵姜西面带笑容,将六寸蛋糕盒随意的放在秦佔旁边,抬眼对荣一京道:“荣同学说你不喜欢吃甜食,给你带了一份珍珠奶茶。 ”  荣一京多鸡贼的人,看着桌上二寸,四寸,六寸的盒子,勾起唇角道:“谢谢闵老师,有心了,还给孩子们买零食。

”  一句‘孩子们’,把秦佔也给兜进来了。

  闵姜西怎会听不出来,但笑不语,不跳坑。   秦佔面色无异,“吃饭吧。 ”  席间,闵姜西跟荣昊和秦嘉定说话,秦佔和荣一京也不是没话找话的人,大家各聊各的,不仅不尴尬,反而意料之外的舒服。

  荣一京说:“你这次去夜城谈得怎么样?”  秦佔道:“都在打官腔,没几句实在的。

”  荣一京道:“听说楚晋行在夜城待了大半月了,看来是卯足了劲要拿下的。 ”  突然听到楚晋行三个字,闵姜西有两秒钟没反应过来,但不得不说,自打这个名字出现,她就再也没有办法轻松吃饭,耳朵始终是竖起来的,不想偷听,但是控制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