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625章 最后一位乘客
2019-05-15 / 来源:本站

  陈歌悄声告诉唐骏,让他更改了最终目的地,等到了荔湾镇,104路公交车会直接开到范聪所在的小区当中。

  商量好后,陈歌走向车尾自己的座位,在他经过笑脸男身边时,一股深深的寒意从心底冒出。

  扭头看去,笑脸男正铁青着一张脸,灰黑色的眼珠死死盯着陈歌。

  “看起来他对我有些意见,不喜欢和红色高跟鞋在一起将它拿开不就行了?怎么感觉他连碰一下都不愿意,难道那鞋子上有什么诅咒?”  陈歌说着说着自己都愣住了,从笑脸男的反应来看,高跟鞋子上说不定真有什么恶毒的诅咒。

  “算了,反正我已经碰过了,等会遇到影子后,可以把高跟鞋甩出去砸他。

”  对于诅咒这东西,陈歌并不放在心上,他早在刚获得黑色手机时就收到过一封被诅咒的情书。   在他看来诅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诅咒背后代表的鬼怪。

  回到自己座位坐下,陈歌没有再去刺激笑脸男,他把手伸进背包当中,眼睛则看着窗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车外已经是一片漆黑。

  很快,104路公交车开到了距离荔湾镇最近的一个站点,这个站点一过,下一站就是荔湾。   车门打开,暴雨当中响起锁链碰撞的声音,一只被雨水泡的发白的手伸入车内,抓住了护栏。

  雨水顺着手指滑落,锁链声中夹杂着怪异刺耳的笑声,当所有乘客都看向前门的时候,一张脸歪歪斜斜的探入车内。

  五官清秀,这本应该是一个漂亮的脸蛋,可让人觉得惋惜的是,他左脸从眼角到嘴角被人用刀子划出了一道口子,远远看着就好像他的脸上长了两张嘴,一张是竖着的,一张是横着的。

  他的脸应该是最近才被划烂,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在雨水的浸泡下,甚至有感染化脓的可能。   薄薄的嘴唇慢慢张开,他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嘴角的伤口,疼痛让他整张脸都变得扭曲,而他还努力做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这是个变态?”陈歌只是扫了一眼,就得出了结论。   男人似乎很满意车内乘客的目光,他用漂亮的手指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

  手指在触碰头发之前是白色的,整理过头发之后,指尖被染红,那人的头发当中似乎有未清理干净的血渍。

  “很好笑吗?”  这个新乘客比陈歌预想的还要疯狂,一上车就开始挑衅笑脸男,他似乎根本不在乎危险,双眼瞪着脸色铁青依旧强行保持微笑的笑脸男。

  “这个人的依仗是什么?”陈歌是个非常细心的人,他发现男人脸上的伤口小部分已经化脓,还有一部分则有结痂的迹象,因此觉得新乘客应该是活人,可他一个人活人为什么有勇气去挑衅笑脸男?是无知者无畏,还是隐藏有特殊的底牌?  笑脸男刚刚被陈歌气的够呛,此时又来了一个找死的,他双眼之中的黑色四线好像虫子一样乱窜,嘴角裂开的越来越大。   看这情景是人都知道等会肯定会发生不好的事情,但是那个新上车的乘客不仅没有害怕,还指了指自己脸上的伤口:“你是在模仿我?”  他进入公交车内,乘客们这才看清楚,这位新乘客满身是血,左手拿着一把接近三十厘米的剪刀,右手拖着一个还在往外渗血的破旧袋子。

  “杀人犯?”陈歌打量对方,越看越奇怪。   这位乘客穿着一身白衣服,如果他是激情杀人,穿白衣服可以理解,可看他的样子,明明非常冷静,很显然是预谋杀人。   一个能在杀人后依旧如此理智的人,为什么偏偏要穿一件最不好清洗,最醒目的白衣服。   血溅落在白衣服上最为显眼,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穿深棕色或黑色衣服才是最好的。

  “这是他的特殊癖好吗?新乘客是一个变态杀人狂?”这是最合理的解释,对方在享受那份快感,所以才会做出如此不合常理的事情。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目光扫向男人的手臂,剪刀并不是趁手的凶手,考虑到分尸的话,再锋利的剪子也没有斧头和菜刀有用。   再看男人手里拖拽的袋子,暴雨将袋子打湿,里面再不断往外渗血。 如果袋子里装的是尸体,血液不能从袋子上方渗出,应该集中在袋子底部,另外血液是会凝固的,像这样一直往外渗出,给陈歌的感觉,里面不像是装了尸体,而是塞了几个漏了的血袋。   可能是跟变态杀人狂交手的次数比较多,陈歌在很短时间内就看出了很多东西。

  “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在模仿我?”新乘客嚣张的语气让陈歌都为他捏了一把汗,自己去找事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直接,仅仅只是把另一个厉鬼放到了笑脸男身边而已,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言语和肉体上的攻击。   笑脸男似乎已经忍到了极限,灰色眼珠里,细密的黑色线条爬上脸颊。

  “哑巴吗?我在问你话呢!”新乘客咄咄逼人,一点也没害怕笑脸男,他舔着剪刀边缘,主动朝笑脸男走去:“深夜坐在这样的车上,让我猜猜你是为了什么?”  他低头思考的时候看到了笑脸男旁边座位上的红色高跟鞋,露出一副恍然的样子,伸手将高跟鞋拿起:“你是去找你的妻子吗?”  新乘客说完这句话,笑脸男脸上的笑一下僵住了,表情变得极为古怪。

  他不再针对新乘客,而是用余光瞥了一眼高跟鞋,带着更古怪的笑容坐回原位。

  “被我猜中了。 ”新乘客说话的语气透着一丝病态和疯狂,他用刀挑着高跟鞋放到了座位上:“看在你这么痴情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  他给人的感觉很像是在为自己找借口,所谓的放过别人,只是想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说完之后,他拖着背包朝车内走去,可是他刚一迈步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   他迈出一步后,身后传来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就好像有个人跟在他身后。

  回头看去,红色高跟鞋仍放在座位上。

  不信邪的新乘客又往里走了两步,只要他移动,高跟鞋的脚步声就会出现,紧随其后。

  “鞋子明明放在座椅上,哪来的声音,什么东西在跟着我?”可能是因为过于紧张,新乘客把自己心里想的话直接说了出来,语气和刚才又些许不同。

  远处的陈歌倒是看明白了,笑脸男刚才应该是准备出手了,可谁知道这名新乘客又去招惹了红色高跟鞋,结果高跟鞋抢先在笑脸男前面对新乘客下了手。

  “这人还是太年轻了,看我刚才拿鞋子的时候,先夸鞋子好看,然后又说这双高跟鞋的主人肯定很漂亮,最后才去挑衅笑脸男。 ”陈歌在车子末尾感叹,他没想到那个憨憨的新乘客在无法摆脱高跟鞋之后,直接朝他和医生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