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63章 十恶神煞(下)
2019-05-15 / 来源:本站

  我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直接拔掉电源,没多久屋内便又陷入黑暗。

  “你怎么被张蓉追上了?”  “槽,我在这鬼地方迷了路,正准备随便找个房间躲一躲,你猜我看到了什么?”袁峰神神秘秘,声音压的很低。

  “难道你见了鬼?”  我原本只是想试探袁峰,谁知道他重重点了点头:“你们也看到了吧,就在中间那个房子里。

”  他被吓的脸色惨白,拼命比划着双手:“一屋子里站了八九个,刚开始我以为是人,趴到窗户下面一看才知道,脸全都跟白纸一样,说的话也莫名其妙。

”  “他们都说什么了?”我觉得有些不对劲,追问道。

  袁峰摇了摇头:“只能偶尔听见几个词,好像有什么灵车、十恶之类的。

”  “屋子在哪?我要亲自去看一下。 ”最后的谜题将要揭晓,前因后果,今夜的高潮终于要来了。

  “就在火葬场正中间,不过大门被锁了,想要过去只能从旁边的骨灰寄存处绕。 ”  “你知道的挺清楚。 ”  我若有所指,袁峰却并没有听出我话外之意:“我劝你现在最好别去,张蓉还在外面,估计没走远呢。

”  “放心,我会注意的。

”又等了几分钟,外面安安静静,我牵起依依的手,轻轻推开房门。

  “走!动作快点。 ”正要出门,衣服被抓住,回头一看是那个诡异的小女孩,她盯着我死死不放手,嘴唇微动说出了一句话:“别去,你会死的。

”  听到这个声音,我有些震惊,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走廊深处披头散发的张蓉已经看见了我们。

  “分头跑,别管其他的了。

”  穿过走廊来到火葬场中央,这里是悼念厅,本该是个严肃庄重的地方。

  可是现在,其中人影绰绰,隐隐约约能听到哭声、笑声和谈话声。   紧紧抓着依依的手,我按照袁峰所说绕到骨灰存放处:“依依,一会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出来,撑到天亮!一定要撑到天亮!”  十几分钟后,外面传来袁峰的惨叫声,他应该是被张蓉抓住。

  这个杀害女人的变态杀人狂最终还是栽在了女人手中。

  星辰垂落,现在是黎明即将到来之时,也是夜色最深之时。   我拿出手机:“刘半仙在吗?最后一战要开始了!”  “战?你拿什么战?”刘半仙发了个叹气的表情:“刚才你跑遍火葬场,我也差不多弄清了这里的风水格局。

”  “你脚下这个火葬场根本不是用来超度亡魂的,而是化阴为煞,用来助一头绝世凶物脱困的。 ”  “凶物?”  “你小子别仗着命硬,手里有几张符就妄图跟凶物争斗,那种等级的存在,吹口气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  “凶物虽然强悍,但我也并非没有一搏之力。

”我取出青土观道士给的黄纸,上面只写了一句话:“灵车上路,死人还乡,十鬼缺一,凶魔不赦!”  安心旅馆和新沪高中两次直播分别让我遇到了两种不同的神煞——元辰和红鸾。

  举一反三,后来我查询了很多关于八字神煞的资料,虽然大多都是杜撰,但至少让我明白神煞都有哪些。

  十恶两个字我在魂牵梦萦符中曾听乱葬岗大妈说过一次,后来青土观道士的字条中也有这两个字,那么显而易见,这次直播我遇到的八字神煞就是十恶!  灵车上路,死人还乡,车上人和鬼分别代表了十恶中的某一种。 正所谓十恶不赦,只有将这十个人聚在一起,他们的命格才能称为完整的十恶神煞!  黄纸的后两句则是我敢于站出来的原因:十鬼缺一,凶魔不赦。

  十恶并没有凑齐,还少了一个,所以镇压在火葬场的凶物无法逃出,我今夜要对付的应该只有九个小鬼。

  之前我曾考虑过,女孩名叫刘依依,十鬼缺一,缺的这个一估计会应在她的身上。

  所以有一段时间我认为依依是鬼,但后来我看到了她书包里的明信片,女孩的妈妈叫铁怡,名字中同样带有一个读音和一相同的字。   而且我在火葬场电脑中查到了她妈妈的名字,一个多星期以前,她的妈妈就已经被火葬。

  这说起来十分残忍,也是我一直不敢正面询问依依的原因,至于每天晚上和依依打电话的人是谁,其实我也能猜个大概。   红衣女可以用电话害人,那同样滞留在人间的灵魂也可以用电话寄托最后一份思念。   正如一开始我在密云公馆上车时看到的那位老婆婆一样,午夜凌晨,烧纸招魂。

  她不是为了求财求运,只是想看一眼风雨同舟几十载的老伴。   人死如灯灭,阴阳两隔,鬼也绝非全是害人作怪,更有的仅仅是为了几世轮回,不想忘记当初看你的第一眼。   依依天性善良不可能犯下十恶不赦的罪状,那么问题的关键出现了,十恶的最后一位是谁?  根据我的猜测,很可能就是依依的母亲。

  她是一位温柔可敬的母亲,但有可能在其他方面,她有着不为人知的罪孽。   想要助凶物脱困,十恶神煞需要合而为一,它们作为个体的意识将被抹除,母亲所有关于依依的记忆也将消散,这应该是依依母亲绝对不能容忍的。

  她不同意融合,幕后黑手自然要想办法使她屈服,于是就有了依依深夜被叫上14路灵车的事情。   灵车上路,死人还乡,这辆车只为死人服务,如果我没有上车,不敢想象单纯的依依会被那些孤魂野鬼怎么折磨。   以上就是最贴近真相的推理,也是我在密云公馆上车的原因,来自阴间的委托是由依依妈妈发起,我今夜的主要任务就要保护好依依。   只要依依不死,她的妈妈就不会同意十恶融合,凶物也就无法脱困。   前后因果理顺,我拿出茅山七罡符:“刘半仙,生死存亡的时刻到了,快教教我这七罡符的用法吧!”  这张符是我的杀手锏,运气好了拖到天亮不成问题。

  “小友,你是不是不认字啊?你自己都说这是茅山七罡符,道爷我学的青城仙法,两座大山隔了几千里,你让我怎么教你?”  刘半仙弹幕一发出,我就懵逼了:“刚才用你们青城口诀使用引路符不是也奏效了吗?”  “引路符是烂大街的普通符纸,七罡符可是茅山正宗镇压邪魔的符纸,非亲传弟子看都看不到,我一外人哪知道运用法门?要不你用我之前教你的雷符口诀试试?”  “试你妹啊!”我差点把手机摔到地上,本来苦思一晚上终于破解迷局高高兴兴的,刘半仙一句话把我从天堂踹到了地狱。   “看来以后要跟着刘瞎子学些真本事才行,如果我能活下去的话。

”苦着脸看向直播间,虽然下定决心要学道修行,但前提是能活过今晚。   “江湖救急,各位水友有没有懂得茅山道术的,快快发两条弹幕出来!”  “我懂!主播你听清楚了,跟我一起念,大如来慈航普度,明镜亦非台!不用谢我,我就是上次那个哈尔滨佛学院的!”  “卧槽,原来是哈佛的校友,失敬失敬!”  “都这种时候你们还有心情开玩笑?主播,我是真爱粉!本人桃园墓地销售经理,等你驾鹤西去了,我给你丧葬一条龙VIP级帝王服务!”  门外面张蓉在走廊上走来走去,相邻的大厅里哭声、笑声愈发刺耳。

  我看着直播间里各种节奏飞起,无奈之下拿出了另一张符,那张血红色的凶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