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惟有春风最相惜,殷勤更向手中吹:杨巨源《和练秀才杨柳》
2019-07-11 / 来源:本站

惟有春风最相惜,殷勤更向手中吹:杨巨源《和练秀才杨柳》

《和练秀才杨柳》是唐代人杨巨源的作品。

此诗写折柳惜别的情景。

前二句用比喻道出杨柳枝的色泽,点明送别时间,表明不舍之情;后二句以春风喻指送行人的情意,含蓄地表达了行者与送者之间的真挚友谊。 全诗意境优美,措辞婉曲,隐别意于杨柳枝之中,别有一番韵味。

和练秀才杨柳杨巨源水边杨柳曲尘丝,立马烦君折一枝。

惟有春风最相惜,殷勤更向手中吹。

作者简介:杨巨源(755?),唐代诗人。 字景山。

河中(治今山西永济)人。 贞元(唐德宗年号,785805)年间登进士第。 由秘书郎擢太常博士、礼部员外郎。 出为凤翔少尹。 复召除国子司业。 有集五卷。

《全》存其诗一卷。

注释:⑴诗题一作折杨柳,乐府?歌曲,属横吹曲。 ⑵曲尘丝:指色如酒曲般细嫩的柳叶。 尘:一作烟。 ⑶向:一作肯。 译文:沿着河岸依依行走,河边的杨柳低垂着像酒曲那样细嫩的长条,这不禁勾起了我这个将行之人的依依不舍之意,于是我停下马来,请送行的您帮我折一枝杨柳吧。

只有春风最懂得珍惜,仍然多情地向我手中已经离开树干的杨柳枝吹拂。

赏析:折柳赠别的风俗始于汉人而盛于唐人。

《三辅黄图》载,汉人送客至灞桥,往往折柳赠别。

传为所作的《忆秦娥》年年柳色,灞陵伤别,即指此事。

这首诗虽未指明地点,细味诗意,可能也是写灞陵折柳赠别的事。

诗的开头两句在读者面前展现了这样的场景:初春,水边(可能指长安灞水之畔)的杨柳,低垂着象酒曲那样微黄的长条。 一对离人将要在这里分手,行者驻马,伸手接过送者刚折下的柳条,说一声:烦君折一枝!烦者,劳也,是行者向送者表示谢意。 这一情景,俨然是一幅灞陵送别图。 末两句惟有春风最相惜,殷勤更向手中吹,从语气看,似乎是行者代手中的柳枝立言。 在柳枝看来,此时此地,万物之中只有春风最相爱惜,虽是被折下,握在行人手中,春风还是殷勤地吹拂着,真是多情啊!以物比人,蕴含深情。

柳枝被折下来,离开了根本,犹如行人将别。 所以行者借折柳自喻,而将送行者比作春风。 意谓,只有您如春风殷勤吹拂折柳那样,带着深沉真挚的感情来为我送行。 只有您对我这个远行人最相惜呀!这层意思正是烦君折一枝所表现的感激之情的深化和发展。 诗人巧妙地以春风和柳枝的关系来比喻送者和行者的关系,生动而贴切,堪称巧比妙喻。 这首诗是从行者的角度来写,在行者眼里看来,春风吹柳似有相惜之意与殷勤之态,仿佛就是前来送行的友人。 这是一种十分动情的联想和幻觉,行者把自己的感情渗透到物象之中,本来是无情的东西,看去也变得有情了。

正如宋谢枋得评此诗时所说:杨柳已折,生意何在,春风披拂如有殷勤爱惜之心焉,此无情似有情也。

这种化无情之物为有情之物的手法,是我国所常用的,如唐元稹《第三岁日咏春风凭杨员外寄长安柳》云:三日春风已有情,拂人头面稍怜轻。

宋刘攽《新晴》诗曰:惟有南风旧相识,偷开门户又翻书。 都是移情于物,我国古代文学评论称为物色带情(《文镜秘府论·南·论文意》)。 这不是一般的拟人化,不是使物的自然形态服从人的主观精神,成了人的象征,而是让人的主观感情移入物的自然形态,保持物的客观形象。 我们说末两句耐人寻味,主要是采用了巧比妙喻和物色带情的艺术手法,这正是此诗成功之处。 名家评论:《苕溪渔隐丛话》:《复斋漫录》:予读唐杨巨源江边杨柳曲尘丝之句,不知所本。

后读刘梦得《杨柳枝》词云;风阀轻遮翡翠帏,龙池遥望曲尘丝。

御沟春水相辉映,狂杀长安年少儿。 乃知巨源取此。

《鹤林玉露》:唐人柳诗水边杨柳曲尘丝……,朱文公每喜诵之,取其兴也。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唐孟庄曰:遇物生情,才得作绝三昧。

《删订唐诗解》:唐云:柳如烟丝,折以赠别,而春风吹拂,更是有情:此就题翻意法。 吴云:言春风之不忍于柳,以见离别之苦。

《古今词统》:徐士俊:他人说风妒花,此翻说风惜花。

《湘绮楼说诗》:王闿运:因景造情,婉而多致。 《唐人绝句精华》:宋谢枋得评曰:杨柳已折,生意何在,春风披拂如有殷勤爱惜之心焉,此无情似有情也。

仁人打子常以天地生物之心为心,兴哀于无用之地,垂德于不报之所,与春风吹断柳何异!按谢氏此评,于诗人用意推阐至极,读诗中三四句,确有寓意。 谢氏以比仁人君子应物之心,虽不免过高,然亦题中所有之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