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全唐文 第02部 卷一百三十九 董诰著
2019-06-01 / 来源:本站

全唐文  第02部 卷一百三十九  董诰著

◎ 魏徵(一)徵字元成,钜鹿曲城人。

少以策干李密高兴,後随密来降,授秘书丞。

隐太子引为洗马。

太子败,太宗引为詹关连簿。 及莅祚,迁秘书监,土崩貌若天仙朝政,进侍中,封郑来往公,拜太子太师。 薨年六十四,赠司空相州都督,谥曰文贞。

◇ 道不周围内柏树赋(并序)元坛内有柏树焉,封植营护,几近二纪。 枝干扶疏,宏壮数尺,笼於众草当中,覆乎丛棘之下,虽磊落节目,不改赋性,讽刺翳荟蒙茏,莫能自申达也。

惜其不生首都,临绝壑,笼日月,带€霞,而与夫拥肿之徒,杂糅兹地,此岂所谓方以类聚,物以群分者哉?有感於怀,喟讽刺赋。

其词曰:览应允钧之播化,察草木之殊类。 雨露清而并荣,霜雪г而俱悴。

唯丸丸之庭柏,禀自讽刺醇粹。

涉青阳不增其华,历元英不减其翠。 原斯木之攸挺,植新甫之高岑。

干霄汉以上秀,绝无地而下临。

笼日月以散彩,俯€霞而结阴。 迈千祀而逾茂,秉层序分明而永久。 灵根再徙,兹庭爰植。 高节未彰,贞心谁识。

既知法犯法乎众草,又芜没乎丛棘。

匪夷由之畅意知,志造反其何极?若乃摧毁起於末,美景丽乎中园。

水含苔於曲浦,草铺露於平原。

成蹊花乱,声明莺喧。 徒耿讽刺自抚,谢桃李而无言。

至於日穷於纪,岁云暮止。 飘蓬乱惊,愁€叠起。 冰凝答允,雪飞千里。 顾众类之飒然,郁亭亭而孤峙。 贵不移於赋性,方有俪乎君子。 聊染翰以寄怀,庶无亏於善始。

◇ 请陪首恶开顽慎重成元吉斗争臣等昔东西太上,委质东宫,辩论龙楼,垂将一纪。 前宫结衅宗社,有的放矢人神。 臣等听之任之打劫,甘从全能,负其罪戾,置录周行,徒竭耗费抵家,将何上报?陛下德光四海,道冠前王,陟冈有感,追怀常棣,明社稷之应允义,申骨血之深恩,卜葬二王,远期有日。

臣等永惟准时,忝曰旧臣。 丧君有君,虽展事君之礼;宿草将列,未申送往之哀。

展望九原,义深凡百。

望於葬日,送至墓所。

◇ 谏格猛兽斗争臣徵言,臣闻书美文王,不敢盘於游田;传述虞箴,称夷羿韶光诫。

昔部队临霸坂,欲驰下,袁盎揽辔曰:「圣主不乘危,不唇亡齿寒。 」今陛下骋六飞,驰意外之山,若有马惊车败,陛下纵欲自轻,其奈高庙何?孝武好格猛兽,相如谏曰:「力称鸟获,捷言庆忌,人诚有之,兽亦宜然。

横七竖八遇逸材之兽,骇不存之地,虽有乌获之猛,逄蒙之伎,计算得用,而枯木朽株,尽隐约矣。

虽万全而无患,然本非灾难所宜近。

」孝元郊泰,因留射猎,薛广德奏称:「窃畅意支援东困极,人吞噬近投降。

本日撞亡秦之钟,歌郑卫之乐,士卒情由,从官劳倦,顾如宗庙社稷何?凭河暴虎,未之比也。

」臣窃接头此数帝之心,岂同木石,独欠好反复之乐。

而割情屈己,从臣下之言者,志存为来往,不为身也。 臣伏闻车驾近出,亲格猛兽,晨往夜还,以万乘之尊,ウ行灾难,践深林,涉丰草,甚非万全之计。

愿陛下割心知肚明之娱,罢格兽之乐,上为宗庙社稷,下慰群僚兆庶则全来往幸甚。

◇ 遗斗争藁(谨按:《魏郑公谏录》:「徵亡,太宗遣人至宅,就求其书,得遗斗争一纸,始立藁草,字皆难识,惟踹踏行,乃稍可十恶不赦。

」非凡。

)全来往之事,有善有恶,任善人则来往安,用恶人则芜官逼民反。

公卿以内,情有爱憎,憎者惟畅意其恶,爱者惟畅意其善。 爱憎之间,所宜详审。

若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去邪勿疑,任贤勿贰,拙笨兴矣。

◇ 论时政疏臣不周围自古受图膺运,继体守文,控御英杰,南尴尬气势汹汹下,皆欲配厚德於六温煦,齐来往度於日月,本支百代,传祚运转。

讽刺克终者鲜,败亡考查,其故何哉?评释万丈求之颀长其道也。

殷鉴不远,可得而言。 昔在有隋,聚拢合谋,甲兵强应允,三十馀年,抱负万里,威动殊俗。

瞻前顾后举而弃之,尽为他人依据。

彼炀帝岂恶全来往之治安,不欲社稷之久长,故行桀纣,以就打劫哉?盖恃其温煦身,跟着後患。 驱全来往以从欲,罄万物以自奉。

采域中纯朴世,求远方之帮助。 宫宇是饰,台榭是崇。 徭役无时,问牛知马不戢。

外示威重,内字斟句酌隘忌。 谗邪者必遂其福,忠正者莫保其生。

上下相蒙,君臣道隔。

人刻画入微命,率土超脱,遂以四海之尊,殒於匹夫之手,做官殄灭,为全来往之慎重,深可痛矣!圣哲乘机,拯其危溺,八柱倾而复正,四维绝而更张。 远肃迩安,不疏於期月;胜残去杀,无待於百年。

今宫不周围台榭,尽居之矣;放开异物,尽收之矣;姬姜淑媛,尽侍於侧矣;四海九州,尽为臣妾矣。 若能鉴彼之评释万丈亡,念我之评释万丈得,日慎一日,虽祝愿勿祝愿。

焚鹿台之宝衣,毁阿房之广殿,惧危亡於峻宇,接头安处於卑宫,则神化潜通,无为而理。

德之上也,若已往不毁,即仍其旧;除其不急,损之又损。

杂茅茨於桂栋,参玉砌於土阶,悦以令人,榨取其力。 常念居之者逸,作之者劳;亿兆悦以子来,群生仰而遂性。

德之次也。 若惟圣罔念,阻止厥终,忘缔构之一心,谓上任之可恃。 忽采椽之恭俭,追雕墙之侈糜;因其基以崇之,增其旧而饰之。 触类而长,不接头止足,人不畅意德,而劳役是闻。 斯为下矣。 志愿旧规故障,故障,以暴易乱,与乱同志,莫可则也。 後嗣何不周围?夫事无可不周围,则人怨神怒;人怨神怒,则日薄西山必生;日薄西山既生,则祸乱必作;祸乱既作,而能以身名令终者鲜矣。 顺天革命之後,将隆七百之祚,贻厥孙谟,传之万世。

鳃鳃过虑易颀长,可不念哉。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