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三百零六章 第一高手(上)(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2019-07-12 / 来源:本站

第三百零六章 第一高手(上)(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朱贵将卢俊义请到山上,卢俊义就看见一座大关,关前摆着枪、刀、剑、戟、弓、弩、戈、矛,四边都是擂木炮石。 两人进得关来,两边夹道遍摆着队伍旗号。

又走了一段路,方才来到营门口。

卢俊义看这营地,四面高山,中间镜面似的一片平地,方圆足有三五百丈。

离得老远,卢俊义就听见营中喊声震天。 进入营内,卢俊义倒吸了口凉气,校场上黑压压的一大片,竟然有至少三五万人马,“这梁山泊怎会有恁地多人马?”朱贵跟人打听了一会,然后带着卢俊义找到了正在编整第一军的李衍等人。

朱贵上前小声跟李衍说了几句,李衍就带着几人过来。 让卢俊义很意外的是,他竟然从来人中看到了两个熟人!不多时,李衍等人就来到卢俊义身前,然后许贯忠就笑道:“员外别来无恙?”卢俊义连忙拜道:“见过许先生,不知许先生怎会在这里?”许贯忠笑道:“我已投了大都督,现为大都督的军师之一。

”卢俊义听言,震惊不已!他可是知道这位许贯忠先生本事有多高,更知道这位许贯忠先生心气有多高!万没想到,就连这位许贯忠先生都投了李衍!一旁的林冲道:“师弟只看到许军师,却不曾看到为兄吗?”卢俊义有些勉强的冲林拜道:“见过师兄。

”两人之间虽然差了近十岁,但林冲和卢俊义都是师从陕西大侠铁臂膀周侗。 当年,周侗在东京开武馆时,林冲就是周侗的正式弟子,跟周侗学了多年武艺。

多年后,卢俊义慕周侗之名也拜了周侗为师。

卢俊义的天赋极高,数年间,就已经罕有对手。

慢慢的,卢俊义也就开始向当时武馆内的第一高手林冲挑战。

结果,林冲侥幸胜了。 在那之后,林冲就再也不跟卢俊义比了,后来更是直接去当教头了,让卢俊义一点赢回来的机会都没有,哪怕卢俊义上门求教,林冲都不跟他比。

此事卢俊义一直耿耿于怀!其实卢俊义也知道,他如今的武艺应该比林冲高,因为林冲急着去做教头,根本就没学全他们师父的武艺,在他们师父的一众徒弟之中,只有他一人是学全了的,他们师父曾明确说过,他的武艺已经高过了林冲。 可知道归知道,没比过,他就是没机会证明此事,没比过,在名义上,他就是不如林冲。

后来林冲更是因得罪高俅父子而被刺配去了沧州,然后落草,让卢俊义更没了找林冲比试的机会。

如今这个机会可是千载难逢,以至于卢俊义忍不住道:“师兄,一会你我二人切磋一下,可好?”让卢俊义万万没想到的是,林冲竟然一口答应下来,道:“好啊。

”林冲答应得如此痛快,反倒让卢俊义有些吃惊,他可是清楚的记得,当初林冲是怎么拒绝他的比试的!林冲道:“为兄也有一事相求,请师弟万万成全!”“原来是有事相求,我说这次怎恁地痛快,只是……他能有何事求我?”能完成打败林冲的心愿,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值得的,因此,卢俊义很干脆的说道:“师兄但请吩咐。

”林冲道:“师弟应该学全了师父创的那套棍法吧?”虽然有些差异林冲为什么会问起那套棍法,可卢俊义还是照实道:“学全了。 ”林冲道:“为兄求师弟将这套棍法教给大都督,不知可否?”你道林冲为何这么痛快就同意跟卢俊义比试?一来,经历了这么多的林冲,心态早已不像当年,对胜负看得不那么重了,脸皮也不像当年那么薄了,觉得输给师弟也没什么大不了。 二来,林冲如今已经如愿以偿的成了将军,所追求的是更高的位置不是个人勇武,而能给林冲带来更高位置的唯有李衍,因此,为李衍丢些许人也没什么大不了,反而更能得到李衍的提拔。

听林冲提起李衍,卢俊义才想起还没拜见李衍,随即连忙冲李衍拜道:“小人失礼,求大都督责罚!”李衍微笑道:“无妨。 ”卢俊义毫不含糊道:“大都督若想学吾师的这套棍法,小人必倾囊而授,只是……小人已经四十余日未回家,大都督若是不着急,容小人回家一趟待上三五日,便回来传授大都督这套棍法。 ”李衍并未点破李固其人是个白眼狼,一是说了以卢俊义目前自负的性格也未必会信,二是李衍也希望卢俊义通过此事成长起来,然后招来担任第一天军那营具装骑兵的指挥。 李衍道:“不急,我只是因为学了半套没学全,而有些心痒,不过也不差这点时间。

”李衍没说假话。 李衍手下高手如云,而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跟李衍切磋过,懂棍法的则都教过李衍一两套棍法。

而李衍又天赋异禀,一学就会。 现如今,李衍绝对可以说是一个棍法大家,集百家之长的棍法大家。 所以,如今那半套周侗棍法于李衍而言,弥补遗憾大于实用性。 李衍吩咐,置备酒食,招待卢俊义。

饭后,早已急不可待的卢俊义,便找上林冲。 林冲也不推脱,直接就带着卢俊义来到聚义厅前的空地上,然后二人各自选了一根杆子。 卢俊义等这一战已经多年,礼罢,直接动手。

林冲虽然心知不是卢俊义的对手,但也不想轻易输了,所以也是竭尽全力与卢俊义一战。 一交手,两人的杆子便都如游龙转身,翻云覆雨,指着点处,端角落时,无不应声而着,杆子挥去,挑戳横砸,尽是难得手段。 不知不觉两人就打了七八十合。

此时,林冲开始渐渐不敌。

卢俊义那个杆子神出鬼没似毒龙,打到百十合时,林冲已难以招架。

费了很大的劲,林冲才寻了一个机会,然后冒险后退了三步退出战局,再然后喘着粗气道:“师弟武艺越发的精湛,为兄……为兄已不是你的对手。

”卢俊义气不喘心不跳,道:“师兄谦虚了,你我之间并没有多少的差距。

”林冲笑道:“师弟无需如此,为兄输得起,且为兄不是梁山泊的第一高手,甚至连三甲之列都排不进去,师弟胜了我,并不算什么。 ”卢俊义不信!林冲虽然败给他了,但也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怎么可能连前三都排不进去?卢俊义忍不住道:“不知贵寨谁是第一高手?”林冲道:“自然是大都督。 ”卢俊义犹豫了一下,然后冲李衍一拜在地,道:“小人斗胆,求大都督与小人比试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