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68章 五百年内资质最差之人
2019-05-15 / 来源:本站

  刘瞎子的反应在我看来着实好笑:“几本道书、秘法而已,值得你就此怀疑人生吗?”  “几本道书、秘法而已?你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这张纸上每一本秘典都是真传弟子才能翻阅的孤本。 ”他一副天道不公的悲愤模样:“你可知道普通人拜入道观,若要修习这些道法需要多长时间吗?”  “要多久?”  刘瞎子喝了杯酒放缓自己的语气:“入道先静心,背戒律经典,跳水劈柴三年,资质优良者才能修习外家拳脚。 强身健体又三年,挑选心智淳厚、忠爱节义之人,口耳相传功德法。 ”  “功德法是什么?”  “就是一些用于修心的基本内家口诀,助你稳固道心,累积功德。

师傅每隔三年会对你考核一次,若能达到上善若水、清净自然的地步,才可登堂入室。

”  刘瞎子又把酒杯倒满,他今天似乎是受了刺激,想要把自己灌醉:“耗费十年时间,才能算作是入室弟子,现在才有了学习真传道法的资格,但若想翻阅还要经过重重考验才行。

”  “这么严格?”我瞠目结舌:“那你们就不怕断了香火后继无人吗?”  “道教讲尊道贵德,讲道法自然,为的是修养身心,求取长生。 那些威力极大的符箓法门只是附带品罢了,如果你以修炼斗法为目的,没有哪一家道观会留你的。

”刘瞎子说的头头是道,酒也喝了不少,他重新拿起那张写满了道法、秘宝的纸。   “你精血亏空,寿元折损,如果不用外物进补,很难活过三个月。

这纸张上的童仙酒乃上等补酒,我也只是在传闻中听说过,一滴就能养神安心,一口就能滋补五脏六腑。

”  “童仙酒是吧,我记住了。 ”我默默点头。

  “至于内家心法,虽然纸上这些都是上乘秘典,但毕竟你之前曾学了妙真道的天目修习,我建议你还是继续学习妙真道法为好。 ”  刘瞎子考虑很久后才说道:“妙真道起源于先秦时期的庄子学派,炼至高深处,能自然感应天运,并获得天精的滋润养护,对你的身体有极大好处。 ”  “贪多嚼不烂,切记一始而终。

”  “这你放心。

”我就算是有心想要多学,积分也肯定不够,心中打着算盘:“童仙酒五分,妙真道法详解十分,这样一来我就只剩下六分了,再兑换些什么好呢?这姻缘红绳看起来挺诱人的。 ”  “你小子可别想什么歪路子,修道没有捷径,你能直接翻阅上乘经典,已经领先了别人十年时间,修习过程中切不可懒惰疏忽。 ”  被刘瞎子这么一说,我才从美梦中醒来:“也对啊,秘术再厉害,那也要我学的会才行。

”  “半仙,你看像那种天资聪颖的人大约多长时间能够入门。

”  “不好说。

”刘半仙品着杯中酒:“我先给你普及一下基本的境界划分。 ”  “道家境界分为先天和后天两重,后天炼至高深处,才能水到渠成,开先天之门。

”  “先天境界大能修士也只是窥探门径,你这十年内就不要妄想了。

”  “我暂且告诉你后天的几重境界。

”  “各家门派说法不同,但大致分为心斋、坐忘、缘督、吐纳、听息、踵息、辟谷、胎息、外丹、内丹十重境界。 ”  “心斋指内心清虚宁静,不是外表吃素谓之斋,乃指内在的心里干净。

”  “坐忘,即静坐忘身,能够肢体废去不动,聪明免去不用,离开形体去掉思虑。 ”  “缘督,指遵循中道,运行督脉,打通身体内的经络。

”  “这三重境界是为了给接下来的修炼做铺垫。

”  “第四重境界吐纳开始,才真正进入修炼之法,吐出浊气,而吸人清炁。 吹嘘呼吸,吐故纳新。 ”  “第五重境界听息,又称“听炁”。

指静中用炁听呼吸,以凝神合道。

我现在就处于后天第五重境界——听息中。 ”  刘瞎子指了指眼上的黑布:“说来惭愧,修行三十余载,现在也只是后天第五重,我这资质确实愚钝。 ”  “我去,你修行三十年才后天第五重,那我还炼个什么劲,三天后估计就玩完了。 ”看到刘瞎子活生生的例子摆在面前,我有些绝望:“就没有速成的方法吗?”  “修道最重根基,哪能投机取巧?不过每个人资质不同,我见过天资过人之辈,一日内连破三重天,督脉通畅,吐纳随性。 ”刘瞎子可能也是醉意上头,一挥扁担:“我为你观相数次,每次结果都不尽相同,你命中有道,应该是适合修行之人。

这样吧,我现在就教你放空心灵。 第一重境界心斋,天赋高者,十个呼吸之间就能进入。 ”  “好的。

”第一次修道难免有些紧张,我也不在乎邻桌那关爱智障的目光,盘膝而坐,照着刘瞎子的指点,一步步进入入定的状态。   “有没有感觉耳边噪音变小,心底空无一物。 ”  我一闭上眼睛就思绪翻滚,这几天的遭遇如过山车般从脑中划过,出自习惯,我开始理性分析整个事件的走向。   “14路公交车里还有一个疑点没有解决,那个帮了我的小女孩到底是不是樱子,她的长相虽然不同,但声音……”  “心里是不是安静了许多。

”刘瞎子轻轻出声,我却惊醒。   “现在不是考虑哪些的时候,我要放空心神。 ”虽然这么想着,但只要闭上眼睛,厉鬼、死人、各种案件线索就浮现出来。   “行了行了,你别勉强自己了。 ”刘瞎子捂着脸:“我让你放空心神,不是让你回忆过去,脸上肌肉都在抽动,你这是受了多大的刺激啊?”  “有吗?”  “你都快把对面那桌的小孩给吓哭了,还有脸问有吗?咱们先回店里,看来不借助一些外物,你是很难进入状态了。

”  结了账,我们回到汀棠路。   刘瞎子先看了眼房屋的布局,然后挑选二楼向阳的角落让我坐在地上,接着从算命的布袋里取出几根上等檀香按照固定的顺序摆在我身体周围。   “我自己都舍不得用的宝贝都给你拿出来了,你可要挣点气。 ”刘瞎子肉疼的点燃檀香,又取出一道凝神的符纸按在我背后:“好了,放空自己,让心神摆脱皮囊的束缚,什么都不要做,什么都不要想。 ”  我确实努力在按照刘瞎子说的做,清香入鼻,身体慢慢放松,感觉就像是战士脱下了盔甲,卸掉了对这世界厚厚的伪装。   身后符纸无风自动,向阳而坐,心神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我现在什么都不用怕,我在自己的家里,没有勾心斗角,没有狰狞的鬼怪,什么都没有……”大约两个小时后,我脸上的表情才平复下来,不是之前惯有的冷静,而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状态。   站在门口的刘瞎子看到这里才稍稍松口气:“花了一个时辰才在众多外物作用下入定,他想要学道,太难了。 ”  反观心神放空的我,当最后一丝杂念消失,我整个人处于一种很玄妙的状态,要比深度睡眠更舒服。

  可我刚进入这个状态,就感觉到胸口血流加速,我仰望天空,似乎看到一条巨大的九尾血狐正居高临下,俯视着我。

  “血浊九尾,寄神与你,以后你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  空中的九尾一跃而下,张口将我囫囵吞掉!  意念被吞的瞬间,我从入定中惊醒:“刚才我看到的是什么?”  胸前绷带被血液浸湿,我单手撑地,汗水顺着下巴滴在地上。

  “这就醒了?”门口的刘瞎子整个人都傻了:“花了两个小时入定,这才坚持几秒钟就惊醒。

高健,你这不是天赋不够,你这完全是一点天赋都没有啊!”  看着昂贵的檀香化为灰烬,刘瞎子脸上只剩下苦笑:“此情此景就是祖师爷看到估计也会惊叹。

”  “惊叹什么?”我捂着流血的胸口,带着歉意从地上爬起。

  “你是我刘家五百年族谱记载中资质最差之人,要搁以前估计会被乱棍打出家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