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喀喇昆仑山深处“打尖”记
2019-06-08 / 来源:本站

喀喇昆仑山深处“打尖”记

  新华社乌鲁木齐11月19日电 题:喀喇昆仑山深处“打尖”记  新华社记者胡虎虎  从喀喇昆仑山深处的大同乡阿克托尕栏杆村村委会出发,逆大同河而行约6公里处,仅容一车通过的土路在此画上句号。

河道两旁,群山耸峙,数十棵杏树和四间民居“抱团”挤在山脚滨河的狭小空地上。   “快进屋喝碗奶茶。

”63岁的巴克居民·依力齐头戴黑绒硬壳圆形高帽,倚着屋前的杏树,向路过的记者招手。 见有客进门,妻子合尼祖比格木·拉西卡尔连忙往火炉里加了一把木柴,炭火烧得更旺。

帕米尔高原的寒气和凉风,被牢牢地挡在了室外。   “这个嘛,是我的旧房子,一年只住几个月。 ”巴克居民打开了话匣,“其他时间,我们都住在新村”。

他口中的新村,建在全乡最大的可利用连片空地上,占地165亩,是当地政府为高度分散居住的52户贫困家庭提供的搬迁安置点。   大同乡位于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地处喀喇昆仑山区,距离县城约190公里。

今年9月,从乡里到县城的柏油路通了,路过新村,巴克居民第一次可以在家门口坐汽车舒坦地去县城。

  尽管世居深山,巴克居民却很快适应了新村的生活,他的小儿子还在新村开起了商店,家中又多了一份收入。 “明年开春后,政府会帮忙把棚圈修好,我还要把15只羊都带过去。 ”他越说越起劲。   谈笑间,合尼祖比格木端着奶茶、杏仁、胡萝卜炖牦牛肉、馕过来,摆放在炕上。

“要是再晚两天,我们就回新房子,都碰不上面了。 ”夫妻俩边打趣边忙着分汤匙。 由于家中的8亩耕地、牧场仍在旧址附近。 今年,巴克居民和妻子选择在小麦播种、收割的季节回到这里。   但在他所列的年收入计划中,并不包括堆放在库房的11袋小麦。

“小麦主要是口粮,”巴克居民喝下一口奶茶,掰着指头,“草场补贴每年9000元、地里补贴1000元,还有6头牦牛,看病有了新型农牧区合作医疗。

”再加上由政府购买服务提供的工资性月收入2600元,可以确定的是,贫困将不再是以后生活上的“拦路虎”。   对与大山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巴克居民来说,回到旧址劳动,更像是一场和季节的约定。 作为邻居,63岁的扎热尼·达热格外珍惜巴克居民或其他人能回来的时间,“跟他们聊聊,说说变化,我很开心”。 这位独守在这儿的老人也领到了搬迁安置房的钥匙,但她还是想等儿子婚事定了再搬。

  大同乡党委书记张国碧介绍,全乡有贫困户318户,通过采取易地搬迁、改善基础设施等多种措施,截至目前已脱贫153户,2019年将摘掉贫困帽,“这个冬天,我们还要组织村民学习培训,让大伙都想着往好日子奔。 ”+1。